楚哲瑞再次回到獸醫院,剛打開診療室的門,卻聽到陸南方的聲音。

「稍微擦一下……應該沒關係吧?」

不會吧……她又要在洗滌槽內洗澡了嗎?楚哲瑞心裡一驚,開始猶豫該不該進去。透過門上的小窗,看到手機就在門邊的櫃子上而已,明明近在咫尺的手機卻有如遠在天涯。

然而他卻沒想到會看到這樣的畫面。

陸南方將狗綁好,在洗滌槽內開始放水。她打開已經扁掉的大行李袋,抖了兩抖,掉出她昨天穿的那件灰色連衣裙。

灰色連衣裙上沾著已經乾涸的血跡,而且有多處的破損,尤以背上那片如刀劃開的破洞最大,血跡也最多。她把連衣裙拿起來,嘆了一口氣,自言自語。「都破成這樣了……晚點哲瑞回來,不知道能不能跟他借個針線……真是的,陸南方,妳怎麼什麼都要跟楚哲瑞借!」

邊搖著頭,她把連衣裙整齊的疊好,拿出一條打開還不到20公分見方的毛巾,放進洗滌槽內沾水,擰乾。

接著她解開自己胸前的幾個扣子,背對著門(和楚哲瑞),稍微將衣服褪到胸上,露出上半背部。

正拾起毛巾,齜牙忍著疼痛,努力的擦拭著後背時,她聽見身後的門喀噠的開了,在她還反應不過來時,一條大毛巾從背後蓋上她的頭。

楚哲瑞拿毛巾蓋著陸南方的頭臉和上半身,遮掩住她的身軀和視線。他不讓自己看到她的表情,更不能讓她看到他的表情,他偽裝不了。

陸南方的背後有很多傷,大的小的都有,最令人怵目驚心的,是一條幾乎斜劃過她後背的刀傷,凝結的血塊混著泥沙,包裹在有些掀開的傷口上。

明明昨天就已經看過醫生了,為什麼醫生沒看到她的傷口?是不是她根本就沒讓醫生知道?明明那傷口那麼長又那麼深,她為什麼一聲不吭?那已經是需要縫合的傷口了!明明他昨天遇到她在洗滌槽內,就該知道不對勁,沒有正常女孩子會無緣無故那麼做的,而他卻那樣殘忍的對她發脾氣?

他真的做錯了。

他就這樣讓她活受罪,明明幫助她只是舉手之勞而已。

楚哲瑞咬著牙,逼自己的口氣不要流露出太多同情和憐憫,逼自己鎮定。「是我。」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陸南方的聲音從毛巾下傳來,悶悶的。「我只是想擦一下,對不起,我……」

「跟我走。」楚哲瑞牽起她的手,冰冷得嚇人,接過那條小毛巾,她甚至用的是冷水。楚哲瑞氣自己,他不只是同情和憐憫,還有一種不知原因的心痛。

楚哲瑞在獸醫院內拿了生理食鹽水,帶著她穿過獸醫院與住家的門,走上他的私人空間,讓她進入從來沒有女人踏入過的他的臥室,臥室裡的浴室。

他塞上浴缸排水孔的塞子,打開水龍頭。「這個是冷水,這個是熱水。看得到嗎?」

陸南方被毛巾蓋著的頭點了點。

「來,坐下。」楚哲瑞拉過浴室內的小椅子,讓陸南方坐下,背對著他。「不好意思,我必須拉開妳的衣服,請妳見諒。」

打死楚哲瑞,他都沒想到,他第一次脫女人衣服是在這種情況下,而且還是半強迫對方的。

幫陸南方用毛巾遮好前半身,也不管她僵硬的樣子,楚哲瑞動作輕柔卻迅速地拉下她的衣服,褪至腰部。浴室內蒸氣氤氳,卻未能遮掩那條刀傷張狂的張牙舞爪。

浴室裡的氣氛尷尬,兩人都沉默著,楚哲瑞細心又輕柔的用生理食鹽水幫她沖去傷口上的所有污物,但他卻覺得有個東西就梗在他的心口,怎樣都沖不掉,好難過。

陸南方靜靜的坐著,抱著毛巾遮掩著自己,毛巾下的她,眼中依舊沒有情緒。

終於,傷口都處理得差不多了,泥沙全都沖掉,但癒合的傷口又因為清理而有點滲血,陸南方原本的衣服也已經濕得不能再穿。

「妳……好好的洗個澡,慢慢洗,我去幫妳找套衣服。」楚哲瑞起身,慢慢的退出浴室,關上門。

他背靠在門上,長長的嘆了一口氣,痛苦的閉上眼睛。

他真的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他可以用這個理由騙自己的,騙自己不知者無罪,可他就是做不到。他也不曉得為什麼,在陸南方昨天灰撲撲衝進來得那一刻,他竟然開始覺得自己對她有個責任。

再睜開眼,堅定的朝樓下走去。

陸南方聽著楚哲瑞關門,下樓,直到再也聽不到他的腳步聲,她才把蓋住頭的毛巾拿下。

浴缸邊,坐著個面無表情的,跟她一模一樣的她。

「方南。」陸南方沙啞的開口。「我又開心又難過,怎麼辦?」

被稱作方南的她,面無表情的靠近陸南方。「開心的妳留著,難過的,我來。」

方南落下一滴淚。

+++

楚哲瑞飛快的下了樓,衝出獸醫院的大門,嚇到了正在探頭困惑為何這麼久的琵亞諾。

「哲瑞哥?」

「亞諾,不好意思,我就不跟妳們去吃飯了。」楚哲瑞喘著氣,吞了口口水。「但可以麻煩妳陪我去買套女生的衣服嗎?就那邊那間服飾店而已。」

琵亞諾順著楚哲瑞的手指看去,是一間從頭包到腳的國民平價品牌服飾店。她困惑的點頭:「沒問題,只是……女生?」

「我晚點再跟妳解釋,陸南方正在洗澡,我得讓她洗完澡有衣服穿。」楚哲瑞扯著琵亞諾就往服飾店走,經過杜子涵和鳳姐坐的汽車時,抱歉的晗首。

琵亞諾被他的話嚇了超大一跳,眼睛瞪得好大,嘴巴也合不起來,就這樣被他拉著跑。幫正在洗澡的陸南方買衣服!?洗澡!?脫光光的那種洗澡嗎?媽啊!哲瑞哥剛剛在獸醫院裡面,究竟在做什麼啊!?

她想到有一次,她也在總經理辦公室遇到同樣的情況,還讓杜子楓叫Amy去樂園內的紀念品店買了樂園紀念T恤和沙灘褲回來換穿,只不過那是因為杜子楓按捺不住,不小心撕了她的絲質低胸禮服……

想到當時的情況,琵亞諾臉紅了。

扯著人跑到店內的楚哲瑞,看著店內吊掛陳列的衣服,覺得有點頭痛。「亞諾,她體型應該跟妳差不多,身高大概再矮一點。對了,內衣褲大概也要麻煩妳……」

一回頭,楚哲瑞就看到漲紅臉的琵亞諾,震驚到下巴都快掉下來,連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。

完!蛋!惹!琵亞諾一定想歪了!

哇塞,看不出哲瑞哥居然比杜子楓還衝動粗魯,居然連內衣褲都……哇塞!哇塞!哇~~~~塞!

「啊~~~!!!不是妳想的那樣,我發誓絕對不是妳想的那樣!」楚哲瑞慌張的揮著手亂踱步急跳腳。「亞諾啊~我晚點一定會好好跟妳解釋,拜託妳先幫忙挑衣服吧!拜託拜託拜託!」

琵亞諾用奇怪的扭曲表情瞅著楚哲瑞,看著楚哲瑞困窘得手足無措,臉都脹成棗紅的自己跑去拿了襪子和圍巾。

震驚歸震驚,困惑歸困惑,琵亞諾還是不負所託的以最快速度,從裡到外拿了整套的衣物,還依楚哲瑞的要求各拿了三套給楚哲瑞結帳。

楚哲瑞提著衣服,再三向三個等候已久的女人道歉,請她們自己去吃飯後,連等她們先開走的禮貌都顧不得做,又急忙的衝回獸醫院裡了。

琵亞諾坐上駕駛座,眨了眨眼,想到剛剛兩人的荒唐樣,不禁笑了出來。

杜子涵在後座從後照鏡看到嫂嫂奇特的神色,又看到楚哲瑞難得急躁慌張的樣子
,不禁皺眉問起:「哲瑞發生什麼事啦?」

「沒事,我們去吃飯吧!」琵亞諾笑得燦爛。「哲瑞哥大概……春天來了吧。」

+++

終於進入正軌啦(被巴)
連假帶孩子出去玩,不更文喔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