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來回想,那天夕陽西下,如同往常的一天。

 

  做完一天的農事,她放下水桶,長筒雨鞋上沾滿了泥濘,稍微乾淨一些的手揩了揩汗,在她額際留下一抹泥漬。她是個普通的女孩,不特別美麗也不醜陋,不高不矮不胖不瘦,若是去到城市裡,大概就連擦身而過,都不會有人記得的樣貌。然而上天還是給了她一個珍貴的禮物,她的鼻子,甚至比貓狗都要靈。

 

  坐在田埂邊的稻草堆上,左手摩娑著陪她一天的農具耙子,她望向道路通往城市的那一端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