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[原創] 解鎖者 (1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「來,坐。」徐木愷把咖啡放在桌子上,一手不知道從哪裡抽出雞毛撢子在椅子上撢了撢,招呼我坐下。

 

我坐在桌子對面的那張椅子上,很放鬆的看著徐木愷在房間走來走去,一下子拿抹布擦啊擦,連門把隙縫都很仔細的沒有放過;一下子從牆壁裡的小暗門拿出吸塵器在房間裡吸塵,不過房間很小,大概不到五坪,比雜貨店二樓那個房間都要小,所以他一下子就吸完了。

 

房間裡雖然很樸素,但卻整整齊齊、乾乾淨淨的,桌面上沒有多餘的裝飾品,房間內也沒有多餘的東西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「那好吧,一次解釋清楚,比較不麻煩。」徐木愷轉過來,瞇著眼睛看著我。「聽清楚喔,我不要再講第二次,好麻煩。」

 

「呃,是。」我正襟危坐。

 

要裝傻就只好裝到底,而且這樣感覺起來,他們才會解釋得清楚點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事情發生的好幾天後。

 

如往同一樣的上班。公司裡每個人都還是如往同一般忙碌,摸魚的還是一樣摸魚。我當然是屬於前面那群乖寶寶,再加上今天早上就遇到不小的問題,忙的恨不得自己有三顆腦袋。

 

我左手拿著飯糰一邊吃,右手卻忙著按鍵盤,眼睛緊盯著電腦不放。發票與到貨數量金額有點不一致,雖然只差了四十五塊,可公司的會計系統不給銷帳就是不給銷,讓我很想大叫「我自己掏錢貼可以了吧?」,然後砸了這台死腦筋的機器。我從一大早就開始抓金額,抓到現在都快下午兩點,早餐都當午餐吃了,差額在哪裡卻就是抓不出來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周圍的八隻祭品貓安好的躺在盆中,脖子上的細管又開始緩慢的滲出血滴來。

 

袁方兵盯著那隻黑貓,那隻黑貓也瞪著他。「應報者,處刑結束,您也該回去了。」他朝著我的方向偏了偏頭。

 

我看著自己身下,微微發光的藍色法陣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年輕人看向我們,終於找到焦距,瞪大眼,眼球像是要爆出來一樣,鼻孔撐大,嘴唇咧開露出牙齒,就像鬥牛場上的鬥牛一樣。「你們怎麼進來的!」

 

「走進來的。」袁方兵故意一臉正經的回答他。

 

如果不是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,我真的會笑出來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『你剛哭得唏哩嘩啦都被微笑花吸收啦,剛剛好。』袁方兵瞇著眼邪笑著看著我手上的那株微笑花。『很好很好,一下子吸收了這麼營養的肥料,這株看來也有長成帝王級的潛力。』

 

我的眼淚是肥料,身體是劇毒?更不懂了。

 

對面的年輕人已經停下大吼大叫,傻傻的從血陣外看著血陣的正中央,軟軟的癱坐在地上。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,包含了喜悅、恐懼、期盼,扭曲了他的顏面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們離開了學生宿舍,坐上計程車,漸漸遠離了市區,上了山。到了半山腰,下了車,我們眼前就是一棟大約只有雙車車庫大小,像是度假用的小木屋。

 

「丈風,隱。」袁方兵再度拉著我快被扯斷的右手臂。『第三次強調,我剛跟你說的……』

 

『不准插手、不准出聲、不准離開你。』這種事情有必要一再強調嗎?雖然我目前沒有女朋友或老婆,可不代表我想加入同性戀的行列啊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在這裡,牠們還有點怕生,所以我帶了提籠來。」女孩子拿起放在腳邊的粉紅色寵物外出用提籠。「提籠給你吧,讓牠們在裡面,會比較舒服一點。」

 

「真是太感謝妳了,辛苦了!妳這麼有愛心,將來一定會有好報的!」年輕人笑瞇瞇的從提籠外向內望。「芒果~小棗~」

 

從提籠裡傳來小小聲的聲音。「咪嗚。」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欸方兵,你家目標好像崩潰了。」徐木愷悠悠然的也坐到床上。「不跟他解釋一下嗎?」

 

「解釋……」袁方兵好像突然想起什麼,飛快的看了一下錶。「糟糕,快來不及了。以後有空再解釋好了。湯本葉!」

 

湯本葉?湯本葉是誰……呵呵呵……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你等會。」老闆拍了拍黑充。「黑充,去幫我把圖鑑拿來。」

 

黑充聽懂似的立刻跑了出去。我聽到外面傳來乒乒砰砰的聲音,沒多久,黑充就回來了,嘴裡還咬著一本書。

 

原來牠真的聽得懂,好聰明的狗喔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計畫中?心底暗暗吃了一驚,我想表面上也有表現出來,因為木盤差點被我打翻。

 

老闆笑了。「別害怕。不管怎樣,我都不會害你。來吧,看看這個。」他向我伸出手。

 

我遲疑了,不曉得接下來又有怎樣的「計畫」,如果就這樣伸出手,會不會又是一次昏迷,說不定這家雜貨店是電影裡的那種黑店,會電昏或迷昏人,再把那人賣到偏遠國家賣人體器官,下次醒來搞不好沒了肝還是沒了腎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  快步走在路上,如同往常一樣。

 

  今天稍微睡過頭了,幸好有趕上公車。我快步的走著,一邊抓著三明治狂啃。今天是年度關帳的日子,也是會計部門最劍拔弩張、最忙碌的一天。想像一下,還沒進到公司就得開始戰鬥,首先經過警衛室的時候要先收下那一堆廠商發票,接著可以經過研發部、開發部……喔對,總務部那天好像買了十箱燈泡,到現在還沒請款,經過第三課的時候拐進去催一下好了……

 

  怪了。

 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