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帚神,就是隨處可見的那隻N級式神,抽到直接被無視,懸賞封印也能不知不覺就打完的那隻。

 

  本來我跟其他同族一樣,都是乖乖在妖召喚所裡排隊等召喚的,過著還沒吃飽飯就突然被召喚出去,瞬間又被陰陽師大人當作狗糧吃掉而又回到召喚所,能夠繼續把飯吃完的日子。偶爾有些陰陽師大人會帶我上場一起戰鬥,即使常常都被打趴,能夠跟著陰陽師大人一起戰鬥的時間,還是我最開心的時候。雖然,一升到三星,我又會被吃掉。

 

  原本我以為我會一直過著這種日子直到掃把毛掉光,不想有一天,有一位陰陽師大人竟然很耐心的培養我,讓我從每打必趴的二星變成六星式神,還給了我全套的高級御魂,從此以後我沒那麼容易被打趴了。有時候參與鬥技,還能出奇不意的給予輕視我的對手一頓痛毆。

 

  那段日子,真的很幸福啊。

 

 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那位陰陽師大人不再來寮辦了,我很努力地每天把寮辦打掃得乾乾淨淨,其它的N級式神也不再搗亂了,但那位陰陽師大人還是沒有回來。

 

  我把那位大人給我的每一個御魂都擦得亮晶晶的,珍惜的收藏在御魂盒裡。

 

  「唉。」

 

  真是好想念能跟那位大人並肩作戰的時候啊。

 

  望著自己手上的御魂,最閃閃發亮的「針女六號六星爆擊+15」,再怎樣,有這個號稱神器的御魂,那位大人還是會回來的吧?至少會回來取這個御魂的吧?

 

  就算他真的不會再帶我出門了,我也願意當個灑掃庭院的僕役,幫他把寮辦整理得乾乾淨淨。

 

  再不然,至少,讓我向他說聲:「謝謝。」吧。

 

  謝謝大人,曾經這麼珍惜過一個一般人甚至不會特意去尋的帚神。

 

  「帚神,你真的不走?」盜墓小鬼正在把東西塞進她的包包裡,從斗笠下陰暗的看著我說。「不要再等了,那位大人不會回來了。塗璧在外面遇過他好多次,他開新帳號抽到姑獲鳥,輕輕鬆鬆就能過一堆關卡,才不要我們這些沒用的N卡了。」

 

  「我才不是沒用的N卡。」我緊閉著嘴巴,努力不讓眼淚流出來。「我能做得比姑獲鳥好的,不管是打掃還是別的……」

 

  「隨便你吧。」她整理好了,飄了出去。「……再見。」

 

  她是最後一個,陪我留在這裡的式神了。

 

  「……再見。」望向她離開的方向,我好久才能說出這句話,但盜墓小鬼已經不見了,聽不到我的話。

 

  寮裡的式神,全部都走了。

 

  只剩下我一個,孤零零的守著連燈火都沒有的寮辦。

 

  燈籠鬼在的話,至少寮辦裡還能亮亮的呢。

 

  不久後,一陣風暴中,屋頂破了,只要一下雨,房子裡就都是水,我打掃不完;後來,地板也塌了,房子裡才不再積水,只是我打掃時很容易不小心摔進洞裡;再後來,牆壁也都垮了。我很會打掃,但我不會修理東西,怎麼辦?

 

  世界寮辦派人來,說那位大人的帳號閒置太久,要收回了。

 

  我掙扎著不走,努力的護住我的御魂盒,這是大人留下來給我的寶貝,絕對不能被世界寮辦收回去。

 

  世界寮辦拗不過我,決定讓我去守50級的帚神挑戰關卡。自備御魂,1級薪水。

 

  幾乎沒有人會來打帚神的挑戰關卡,更別說是我所在的50級關卡,其他的帚神靈智未開,連跟我聊天都辦不到,我好寂寞,只能一直打掃。

 

  一開始,我偷跑去妖氣封印的戰場,偷看那些式神威風八面的掀掉陰陽師大人們的車,或是被陰陽師大人們虐得不要不要的,不管是哪一種,我都好羨慕。等看完了再回到50級關卡,才發現還是沒人來過。

 

  隨著時間越來越久,我也越膽大,跑出關卡的時間也越拉越長。有時候我甚至能把金幣妖怪的戰場都打掃完畢,賺上一大筆私房錢,再慢吞吞的晃回關卡,還是沒有人發現我跑出去了。

 

  後來,我乾脆跑到1級的挑戰關卡裡等著,聽說有些懶得打探索的陰陽師大人會來這裡打懸賞任務。等了好久好久,終於看到一個,我熱情的向她揮動著小手,希望能跟她聊聊天,卻不料她愣了一下,竟直接落荒而逃了。

 

  我被世界寮辦的人抓回去50級的挑戰關卡,離去前聽到那位大人憤怒喊道:「為什麼1級的帚神挑戰關卡會有六星帚神啊?一個大掃除就打爆我上萬血,要人怎麼過?你們是不是要騙挑戰券?還是一定要我們課金啊?」

 

  我不懂她在說什麼,我只覺得她不喜歡我。

 

  以前我這麼做的時候,那位大人都會笑得很開心的。

 

  我好難過。

 

  我跟世界寮辦的人吵了一架,並提出戰鬥錄影,表示自己絕對沒有對那位陰陽師大人出手,未傷她一分一毫,只是想跟她聊聊天而已。後來寮辦的人心軟了,知道我沒有說謊,看了數據,說也沒有人會來打帚神挑戰,便同意我可以偶爾到10級的關卡晃晃,只是絕對不能再跑到1級關卡那邊去了。

 

  我就這麼每天從50級的關卡打掃到10級的關卡,再從10級的關卡打掃回50級的關卡。雖然還是很寂寞,但至少有事情做,不會那麼容易胡思亂想了。50級關卡打掃乾淨時,10級關卡就變髒了,剛剛好。

 

  直到有一天。

 

  我正在打掃10級關卡時,卻聽到門外第二回合的小帚神一陣騷動。

 

  「怎麼回事?」我正打算出去一看,那道挑戰成功的門卻已經打開。

 

  我愣在那,看著門口悠閒的晃進來的白衣俊朗男子。

 

  怎麼可能……有人居然打到10級的帚神挑戰關卡?!

 

  妖狐大人走進來,半瞇著眼,四處看了一下,最後才將目光定在我的身上。「……只有一隻帚神?」

 

  我手上的小掃帚轟然落地。

 

  「是出bug了嗎?」妖狐大人歪著頭,微微皺眉,那看起來很柔軟蓬鬆的尾巴輕輕揮動著。「不管了,券都用了,還是打完吧。」

 

  語畢,他漫不經心地對我使出狂風刃捲,隨意地突突兩下,連正眼都沒看我一下,轉身就要朝出口離開。

 

  我低下頭看著自己只被打掉一根掃帚毛的肚子,有點癢癢的,血條幾乎還是滿的。

 

  「嗯?門怎麼不開?」他不耐煩的用扇子敲了敲門。「喂,連門都出bug了嗎?讓小生出去啊。」

 

  「那個……」我謹慎地伸出一隻手,摸摸他的尾巴。「妖狐大人,我還沒死,門不會開。」

 

  妖狐大人像被電到一樣倏然彈開。「你——!!」他定睛一看,認真的打量我。「不會吧,六星帚神?怎麼會在這裡?」

 

  我腦中立刻浮現之前被世界寮辦的人威脅著「再被發現就把你丟到無塵室裡」的恐怖話語,忍不住怵怵發抖。

 

  連打掃都不讓我做的話,我會死的!!!魂飛魄散的那種!!

 

  「看來要回去跟大人說一下,請大人回報世界寮辦了……噫———你幹什麼!!!」

 

  我奮力的抱住妖狐大人的潔白尾巴,強忍著淚意,絕望的喊著。「求求你,求求你不要報告世界寮辦,我真的會死的。我不打你,讓我留在這裡,你出去吧!」

 

  「下去!!」妖狐大人不知道怎麼回事,臉都脹紅了。「有什麼事先下去再說,不要抱著我的尾巴!」

 

  我聽話的跳開來,在懷裡翻了好久,才找到發給式神們的備用鑰匙,手動把門嘎吱嘎吱的推開了。

 

  『挑戰成功』

 

  看著頭上的看板浮現出四個大字,象徵通關的紅達摩也彈了出來,咕嚕嚕的滾到妖狐大人腳邊吐出帚神碎片及一個小錢袋。為了表示我的誠意,我含淚看著妖狐大人,把自己靠打掃撿錢存的私房錢悉數放入小錢袋中,把小錢袋塞得滿滿的,希望他能放我一條生路。

 

  妖狐大人半瞇著眼看著我,手上的扇子規律的敲著左手手心,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一樣。

 

  我被他盯得有點慌張,更害怕被世界寮辦派到無塵室去,只能乾站在那裏,低頭玩著自己的掃帚毛,小聲地說:「妖狐大人,門已經開了,獎勵也發了,求求您不要報告世界寮辦,這不是bug,只是我太寂寞了,跑過來玩而已……」

 

  妖狐還是若有所思的看著我。

 

  我不敢抬頭看他,只能假裝妖狐大人的衣服上有灰塵,拿出小毛刷輕手刷著他的衣襬。

 

  刷完衣襬刷袖子,刷完袖子刷褲擺,妖狐大人還是一聲不吭。難道妖狐大人認為帚神也能進行寵物美容嗎?我不行啊!

 

  拜託你,快走吧。

 

  「……嘛。」我聽見頭上傳來他若有似無的笑聲。「既然是跑出來玩的……」

 

  腳下一輕。

 

  我驚愕的抬頭望著他,妖狐大人細長的眼睛笑得彎彎的。

 

  「那小生帶你走也不為過吧?」

 

  我就這麼被妖狐大人打包帶走了。

 

++

 

  進寮後的故事下次再說吧,寮裡那些大人們又把庭院弄得一團亂,我要去打掃了。

 

+++

 

  本周改更這個,九貓停更一次喔。

創作者介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楚夜
  • 這禮拜沒有嗎...(每個禮拜潛水等更的孩子(被揍
  • 居然有人等這篇!!!(驚訝)
    這篇是占上週日更新的名額,才會有一個禮拜沒更新喔。這篇應該還是會繼續寫,謝謝你的支持。:)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7/02/25 11:41 回覆

  • 楚夜
  • 好的哦~~
    其實我九貓也是很認真看完的XD
    只是習慣在各個文裡潛水了所以很少出現在留言裡XDD
  • 嘻哈小N
  • 帚神!!!是帚神啊!!!!
    其實我很喜歡帚神啊...雖然他也是當肥料的份XD"
    但是我喜歡在結界裡養滿一排,然後點結界卡的時候,全部一起轉圈圈然後高抬雙手萬歲的樣子XDDDDD

    沒有後續嗎...我還蠻喜歡的耶w
  • 摩卡&戚風軍仔
  • 怕被趕到無塵室 好可愛 XDDD
    話說我覺得帚神很萌壓
    尤其有一關探索 他是躺在地上的 超萌>//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