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發生的好幾天後。

 

如往同一樣的上班。公司裡每個人都還是如往同一般忙碌,摸魚的還是一樣摸魚。我當然是屬於前面那群乖寶寶,再加上今天早上就遇到不小的問題,忙的恨不得自己有三顆腦袋。

 

我左手拿著飯糰一邊吃,右手卻忙著按鍵盤,眼睛緊盯著電腦不放。發票與到貨數量金額有點不一致,雖然只差了四十五塊,可公司的會計系統不給銷帳就是不給銷,讓我很想大叫「我自己掏錢貼可以了吧?」,然後砸了這台死腦筋的機器。我從一大早就開始抓金額,抓到現在都快下午兩點,早餐都當午餐吃了,差額在哪裡卻就是抓不出來。

 

正在氣餒的展開第五次重新核對,心想不如乾脆放棄整理好的檔案重新再來一次,頭上傳來被薄薄的紙打頭的感覺。

 

「薪資單。」

 

惡鬼上司站在我背後,手上拿著一個米黃色的信封晃啊晃,上面寫著「湯本葉」還有「薪資明細」。

 

我伸手去拿,他卻將手縮回讓我撲空。「還是抓不出來?」

 

我扁了扁嘴。照理說,這些款項在今天中午十二點就應該要銷帳完畢,卻拖到現在。負責匯款的單位跑過來催了我兩三次,到現在我都還可以感受得到他們從遙遠辦公室那端射來瞪我的目光。很老套的說,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,我現在早已千瘡百孔,體無完膚了。

 

「五百塊,就幫你抓,你可以把手上的飯糰吃完。」袁方兵瞇起眼睛,嘴角上揚,像隻狐狸般竊笑著。「還不會被那些人用念力詛咒。」

 

上司會這樣坑屬下嗎?不過老實說,會主動幫忙屬下的上司也不多。為了填飽我早就咕咕咕叫個不停的肚子,以及逃掉那些人的殺人目光,我咬了下牙,很心痛的站起來,讓出我的位置。

 

五百耶……大概是我半天的薪水耶……我默默的為荷包哀悼,一口接一口食而無味的咬著早就乾掉的飯糰。

 

袁方兵把薪資明細丟給我,一屁股坐上我的位置,快速的操作電腦。

 

我三兩口把飯團塞進嘴巴,一邊嚼著,一邊撕開信封看這個月的薪資明細。很奇怪,明明薪水就是匯到銀行帳戶去,手上這張只是張薄薄的充滿數字的紙,每個月拿到的時候,心裡還是會小小高興一下。

 

底薪、全勤、福利金、勞健保……加班費?我狐疑的再看了一次,確定自己沒有看錯,一向是零的加班費格子裡居然出現三位數數字,是BOSS算錯還是打錯?這陣子忙歸忙,但會計部門一向都不加班,也沒有加班費可領。而我印象中,我好像也沒有加過班……「BOSS,這個加班費是?」

 

袁方兵連回頭都沒有回頭就回答我:「你那天在雜貨店裡加的阿,六點到九點共三個小時,加班費一小時一百八十元,總計五百四十元。」他站起來,嘻嘻笑:「不過現在,有五百塊是我的了,嘿嘿嘿。」

 

「在雜貨店裡加班可以報公帳?」我驚訝的看著上司。

 

袁方兵用大拇指向後指了指電腦:「找到了,兩萬五千零五十元你打成兩萬五千零五元,算你夠天兵。如果你不想要加班費可以全給我,我很樂意。不過剛剛的五百塊還是要給我。」他向我伸出右手,手掌張開,屌兒郎當。

 

如果他不是我上司,我會給他的手掌一巴掌;可是他是我上司……

 

我只好乖乖掏出皮夾。

 

袁方兵十分愉快,很自動的直接從我皮夾夾層裡抽出五百元,哼著歌晃回他的坐位,旁邊的小女助理一臉崇拜的看著他走過去。

 

我錯了,你不是惡鬼,你是錢鬼。

 

「啊對了,差點忘了跟你說。」袁方兵從隔板上方探出頭:「老闆今天有進公司,他叫你手邊的事情忙完後,去樓上辦公室找他。」

 

老闆找我?我腦中頓時一片空白。我並沒有做錯什麼或捅什麼摟子,現在公司的前景和營運狀況似乎也不錯(欸,我是會計,當然知道公司的營收支出),應該不會炒我魷魚吧?

 

更奇怪的是,我們這個老闆非常少進公司,聽說一年進來不到五次,很多重大會議也幾乎不出席。我進公司快兩年了,從來沒看過他,連個影子都沒見過。公司上下也快五百多個人,如果說他不認識我,我也不覺得奇怪。

 

但他找我幹什麼?

 

「BOSS,老闆找我做什麼啊?」我有點緊張的抓著隔板,手心冒汗,下巴抵在隔板上頭。「他有說要我帶什麼東西上去嗎?」

 

「沒有,他只說叫你上去找他。」袁方兵打了個哈欠,用手撐著臉頰,一臉無趣的盯著電腦螢幕,滑鼠的動作讓我覺得他不像在工作,而是逛網頁或者其他不務正業。「上去你就知道了,不會死的啦。」

 

 

我有點苦惱的想了一下,還是對於老闆叫我去找他,到底要交代或者告知些什麼,一點頭緒都沒有。算了,想也是這樣,不想也是這樣,如果老闆要開除我,我也只得默默含淚拿著遣散費走人。

 

喔對了,我們老闆就是外面說的董事長,只是大家都叫他老闆,我雖然沒叫過,聽著聽著也都稱呼他為老闆。

 

看看手邊沒有什麼比較緊急的工作,我還是拿了本周工作日報表,起身往三樓走去。如果老闆只是突然想要認識一下員工,我還可以在他面前表現一下。

 

我們公司就像一般的傳統產業,一樓是整層打通的大工廠,現場的生產線和師傅、技工都在這邊;二樓是行政部門,包括研發、會計、業務、總務等拉拉雜雜的人員,都集中在這個大型的日式辦公室—同樣也是整層打通,人與人的座位間只有等同人胸高的隔板,沒有分成一間一間的辦公室。

 

至於三樓嘛,那是機密要地,我從來都不曾上去過。三樓據說是董事長、總經理他們的辦公室、機密資料室和重大會議室。每次開重大會議,袁方兵都自己一個人上去開,從來沒帶過部門內的其他人上去。

 

相較於其他部門的主管,有些人甚至在開會時會推屬下上火線挨子彈,我的上司算是有良心多了。

 

但一樣是惡鬼,錢鬼!

 

走上往三樓的樓梯,說不緊張是騙人的。我不斷吸氣,呼氣,吸氣,呼氣……反覆在腦袋裡練習,當看到老闆的時候,應該要先說什麼話。報告,我是湯本葉,請問老闆您找我有什麼事……

 

不對,我又不是以前在學校,進門還要敲門先說報告咧……

 

搞不好上面有秘書室,待會就會有個美艷性感的女秘書出來接待我,然後把我領到超豪華規格的辦公室裡,老闆會坐在黑色真皮豪華辦公椅上,背對著我看著落地窗,連臉都沒有轉過來直接向我下指令。

 

希望是這種,我就不用費心想開場白了。

 

「咦?」一踏上三樓的樓面,我在樓梯旁的茶水間看到有點熟悉的身影。「雜貨店的徐老闆?」

 

徐木愷看起來像在茶水間泡飲料,聽到我的叫喚,微微轉頭過來看我,臉上浮起淡淡的笑容:「啊,本葉,你好。」

 

他似乎剛剛泡好兩杯咖啡,一手拿起一杯,微皺著眉看著放在桌上的杯盤。

 

「你好啊!我來幫你拿。」雖然有點困惑,我還是迎上前去,接過他手上其中一杯咖啡,在幫他拿起桌上的杯盤,一人拿一個。「徐老闆,你怎麼會在這裡?你也在我們公司上班啊?」

 

他偏了偏頭,像是在思考的樣子。「算是吧。」他朝我笑了笑。「偶爾過來兼差。」

 

也是,雜貨店的生意看起來並不是很好,來公司兼差一下或許也不無小補。只是,三樓有什麼兼差工作嗎?「徐老闆來做什麼兼差呀?」

 

「恩,就需要的時候過來整理文件,幫忙蓋章,打掃環境……之類的。」徐木愷拿起咖啡啜了一口。

 

這樣啊……大概就是董事長、總經理專屬的助理之類的吧。董事長一年進公司不到五次,總經理們(我們公司有三個總經理)不是跑業務就是在二樓跟我們同進退,也很少聽到他們上來三樓,難怪徐木愷可以過來做這種兼差,偶爾來整理打掃一下就好了。「Part-time的工作薪水好嗎?」

 

徐木愷看起來愣了一下。「……還算不錯。」

 

「我們公司是真的不錯,老闆很重視員工福利,不太會剝削員工。如果你有需要的話,我可以請人事的小姐幫你注意一下,有全職的職缺就可以通知你過來面試。」我拿著咖啡跟著他走,一邊說著。徐木愷看起來體弱多病,之前也聽他說過,自己連久站都有問題,如果能幫他介紹個文書工作,收入穩定又不會太累。

 

他笑了笑,沒有再回我話。

 

停下腳步,我們站在一扇很簡單樸素的木門前面。

 

不過上面有個牌子,寫著「董事長室」。

 

……我們的董事長室也太樸素了吧!連袁方兵的座位都還比這扇門豪華,他的電腦螢幕旁邊還貼金邊咧(本人說,這樣才能幫公司招財,我個人是認為他只是喜歡招搖而已)。這樣的董事長室,如果要接待重要賓客,似乎不太適合。

 

我這才有機會環顧整個三樓。三樓不像一、二樓是整層打通,而是有著走廊和隔間。從樓梯上來後,只能看到大約二樓的五分之一大的門廳,其他空間都被牆壁隔間隔起來變成房間了。靠近茶水間這邊有總經理室和會議室,對面最大的那間是倉庫,倉庫的旁邊是董事長室(…),董事長室的旁邊是廁所(……)。

 

……感覺上,董事長室好像是沒有地方塞,才塞到這個地方來。

 

老闆好可憐喔!

 

我默默的為老闆一掬英雄淚,徐木愷則旁若無人的打開董事長室的門,走了進去。「進來吧。」

 

「喔喔,真剛好,我們的目的地是一樣的。」我跟在他身後走進董事長室,看了一下,這個房間也如同外面的門一樣樸素,除了有兩面牆整個釘滿書架,上面放滿了書籍,其他兩面都是粉刷全白的牆,連一幅畫或風景照都沒有。中間放著很普通的書桌,前後各放了一張普通的木頭椅子,上頭甚至沒有座墊。

 

徐木愷打開了房內的燈,我才更絕望的注意到,這房間內甚至沒有一扇窗!

 

老闆你真的好可憐喔。

 

 

--

 

極短篇:

 

本葉:「BOSS,為什麼你的腳下會發出藍色的光啊?」

方兵:「因為我的鞋子下面有裝LED燈。」

本葉:「……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