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步走在路上,如同往常一樣。

 

  今天稍微睡過頭了,幸好有趕上公車。我快步的走著,一邊抓著三明治狂啃。今天是年度關帳的日子,也是會計部門最劍拔弩張、最忙碌的一天。想像一下,還沒進到公司就得開始戰鬥,首先經過警衛室的時候要先收下那一堆廠商發票,接著可以經過研發部、開發部……喔對,總務部那天好像買了十箱燈泡,到現在還沒請款,經過第三課的時候拐進去催一下好了……

 

  怪了。

 

  同樣熟悉的街道,同樣的景色,連街口旁的雜貨店前養的那隻老狗,還是趴在玻璃櫃斜前方四十五度角睡覺,老闆依舊用右手撐著頭,面向牆上的電視,臉孔埋在陰影裡,看不出來是睡著還是睜著眼睛。然而今天卻感覺都不一樣了。

 

  哪裡不一樣,我也不曉得,可是就覺得怪怪的。瞄了一下表,糟糕,快遲到了,加快腳步。

 

  上司雖然平常屌兒郎當的,遇上正事他就立刻變身為惡魔。在這麼忙碌的一天,我一點都不想被他盯上。

 

  走過街口。只要再往前走過馬路,現在就看得到的,對面那棟看起來不新也不舊的大樓,就是我的公司。

 

  今天也如同往常一樣,上班吧。

 

  可是,今天,真的感覺不一樣……

 

  彷彿腳不是我的。

 

  一瞬間,我竟然有這種感覺……不,不對,這不只是感覺而已!

 

  腳真的不像是我的!我驚愕的低頭看著我的腳,它們開始不受我控制的向後退、退、退……它們想要走去哪裡?

 

  往後退了一步、兩步、三步,腳自己停了下來,不動了。

 

  我站在剛剛經過的昏暗街口。

 

  「叱!」

 

  什麼聲音?我下意識的抬起頭,將視線從我的腳上轉移到昏暗街口內。

 

  今天跟平常,真的不一樣。

 

  我好像看見了什麼,接著便失去了意識。

 

+++

 

  伴著劇烈的頭痛醒轉過來,我看見木製的天花板。

 

  木製的?這年頭哪裡還有木造房子?

 

  坐起來環顧四周。這是一個大約六坪大小的房間,我原來躺在同樣是木造的床上,蓋著綠褐色的薄被。我的右手邊旁邊有張木椅,不遠的後方有扇門,而左手邊的牆上有窗。房間內沒有其他的人造光線,只是從窗戶透進來的一道陽光。除了這些東西,這個房間內沒有別的東西了,就這樣。

 

  該死!頭又猛烈的抽痛了一下。我伸出左手扶住頭,這才發現額頭上綁了繃帶。接近左太陽穴的地方好像腫了起來。

 

  所以,我受傷了嗎?

 

  我模糊的回想,剛剛發生了什麼事。我如同往常一樣,下了捷運後要去上班,走的是平常的路,經過雜貨店後,就……

 

  就怎麼了?

 

  我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意,從身體深處冷出來的那種,會讓人感覺大事不妙、性命不保的冷。怎麼了?我剛剛到底怎麼了?

 

  為什麼我想不起來?

 

  「喀噠。」門開了。

 

  我縮回被裡,只露出一雙眼睛,警戒的看著門的那一端。誰?誰要進來了?不曉得為什麼,我又突然有一個想法。

 

  不要離開這個房間,最好是,不要離開這張床。不過,這裡是哪裡?

 

  「你醒了。」門的那端傳來一個聲音。

 

  門緩緩的開啟,沒有人。

 

  沒有人,那哪來的聲音?我大吃一驚,整個人縮回被單,用雙手抱住身體,抖得床一陣嘎吱作響。

 

  「南無阿彌陀佛、南無阿彌陀佛……」

 

  「不要念了,你不需要念佛號。」我聽到好像有平板式的東西放到木椅上,有種木頭的敲擊聲。「佛號是給平常人用的,對你一點用都沒有,記住。」

 

  「……」我赫然住嘴。

 

  不對,我這麼聽話幹什麼?「……阿彌陀佛……」

 

  「我叫你不要念了!」那聲音聽起來好像生氣了。

 

  就在這個時候,我感覺到我的被單好像有什麼東西鑽了進來。

 

  那東西噴出的氣息,有點溫,溫度比我的體溫高了一些,但不燙;還有種熟悉的氣味,不算香,說是臭有點像,但卻讓人很依戀的感覺。它從我的腰間同等位置鑽進來,摸索式的向上移動,到了我的手臂前……

 

  舔了我一下。

 

  「媽阿不要吃我我不好吃阿!」我嚇死了!猛力向左方後一彈,身體一陣輕盈,然後就是一個猛烈撞擊加上疼痛。

 

  我從床上掉下來了。

 

  什麼東西舔我,什麼東西舔我啊!我在掉下床的時候被被單纏住,即使拼命扭動也很難掙脫。我的腦袋告訴我,依常理判斷,我要趕快逃。奇怪的是,我卻不怎麼覺得恐慌,反而一直有個聲音告訴我,我想逃、想掙扎,都只是在做徒勞無功的蠢事而已。

 

  「……嘖。」那聲音發出不耐煩的聲響。呼的一聲,原本纏住我的被單憑空消失,而我的眼前一片開朗。

 

  還站著一個人,一隻狗。

 

  那個人是誰我不曉得,那隻狗我卻認得。是街口旁的雜貨店,那隻總在睡覺的老狗。

 

  可是現在看起來,那隻狗卻一點都不老。牠很有精神的搖著尾巴,速度快到我都可以感覺到牠搧出來的風。當牠發現我盯著牠的時候,眼睛一亮,尾巴搖得更快了,咧開嘴吐出舌頭,看起來好像在笑。牠端正地坐了下來,轉向旁邊的那個人,奮力的搖著尾巴,輪流回過頭來看我和看著牠旁邊的那個人。

 

  從我跌坐在地上的角度,那個人從胸部以上正好照射不到光線,所以我看不清楚他的臉。

 

  「你,會怕狗嗎?」

 

  「……是在對我講話嗎?」

 

  「不是對你講話,難道對狗在講話?」

 

  也對齁……

 

  「回答我,你會怕狗嗎?」那個人雙手抱胸,口氣聽起來更不耐煩了。

 

  呃,要說怕,我其實還蠻喜歡狗的……

 

  「去吧。」

 

  彷彿聽懂那個人的話,那隻狗瘋狂地搖著尾巴衝向我,前腳啪地搭在我肩上,熱情的用舌頭幫我洗臉。以上這些動作,完成時間合計不到一秒。

 

  左洗洗,右洗洗,狗口水不用錢,今天洗人臉大特價。

 

  「哇,嗚,呃,不要把舌頭伸進我嘴裡……」我是真的不怕狗,也蠻喜歡狗的,但對於這隻狗的熱情款待我倒是有點招架不住。

 

  狗狗好像真的聽得懂我的話,立刻停止幫我洗臉的動作,乖乖在我懷抱前坐好,尾巴啪噠啪噠地在地上拍打,雙眼閃亮亮的看著我。根據我以前跟狗玩的經驗,這隻狗對我應該沒有敵意。所以我小心的伸出手,搔著狗狗的下巴毛。狗狗瞇起眼睛,好像很享受的樣子。

 

  這時候,剛剛站著的那個人,已經去把床右方的那張椅子拖了過來,上面還放了個木製大托盤。在狗狗翻倒在我身上,陶醉地讓我搓揉著牠肚子時,那個人在床側邊坐了下來。

 

這時候,我才看清楚他的臉。

 

  「……雜貨店的……老闆?」

 

  那個人長得就是一般青年人的模樣,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,看上去沒什麼威脅性,如果只看長相,大概就是你在路上擦肩而過,不用十分鐘就會忘記的那種人而已。唯一比較特別的,就是他有一頭白灰得接近銀色的頭髮,看上去並不顯老,反而還十分特別。不諱言,我會記住他,也只是因為那頭白髮而已。

 

  「還認得我阿。每天看到你都像遊魂一樣,一股腦的往對街衝,我還以為你從來不會注意周遭的事物。」雜貨店老闆翹著二郎腿斜坐在椅子上,右手撐著下巴,左手遞來木盤。「先吃點。」

 

  木盤端到我眼前,上面就是看起來很普通的一杯牛奶和一塊麵包。

 

  普通的房間,普通的擺飾,普通的食物,普通的人跟狗,現在我眼前的一切看起來都很普通,可是,為什麼我總有一種奇怪的感覺。

 

  我伸手接下那個木盤,把木盤放在我腿上,仍然不敢去動上面的食物。

 

  因為老闆現在坐在椅子上,室內唯一的光線正好可以照亮他,我可以清楚看見他的長相和表情。老闆微瞇著眼,不曉得是因為刺眼的光線還是疑惑。「不吃嗎?」

 

  「呃。」我沒有回答他。「請問,這裡是哪裡?」

 

  一邊嘴角揚起。「看到我還有這隻狗,你還不知道你在哪裡?」

 

  「……雜貨店?」

 

  「正解,更正確的說,是雜貨店的二樓。」老闆看我都沒動木盤上的食物,彎下身來拿起牛奶。「你不喝,我先喝了。你吃麵包應該就夠了。」

 

  我還是沒有接受他的好意(真的是好意嗎?)。我心中的問題一個接著一個湧現,可我卻什麼都想不起來。「請問,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」

 

  「你如計畫中昏倒了,我就把你拖進來。」

 

------

 

各位聖誕快樂喔!

卡文卡得嚴重,對寫文非常抗拒,這種情況下也寫不出什麼好東西,

先給我一點時間緩緩,本周先更這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