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在這裡,牠們還有點怕生,所以我帶了提籠來。」女孩子拿起放在腳邊的粉紅色寵物外出用提籠。「提籠給你吧,讓牠們在裡面,會比較舒服一點。」

 

「真是太感謝妳了,辛苦了!妳這麼有愛心,將來一定會有好報的!」年輕人笑瞇瞇的從提籠外向內望。「芒果~小棗~」

 

從提籠裡傳來小小聲的聲音。「咪嗚。」

 

原來是貓啊!現在的人好像都很喜歡用食物的名稱幫寵物命名。

 

「我只是中途寄養人,能幫上的忙只有一點點。」女孩子微笑著望向提籠內的兩隻小貓(從我這個角度看,只能從提籠的縫隙看到兩隻小小的身影轉來轉去,什麼樣子的貓就看不清楚了),眼神裡充滿母性的溫柔。「好好照顧牠們到老死就是你的責任了,你才是最有愛心的,接下來,就要麻煩你囉!」

 

那年輕人抬頭,笑瞇了眼。「我一定會好好照顧牠們的!」

 

溫馨的場面,讓人看得心裡暖呼呼的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我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……

 

或許我看錯了,或許沒有,那年輕人在向女孩子道別,提起提籠的瞬間,臉上出現了怪異的扭曲猙獰。

 

而我又感受到早上的那股令人戰慄的寒意了。

 

坐在我旁邊,久久不發一語的袁方兵正在拗著指頭數數:「……四、五、六……七、八。不對啊。」

 

不要問我,我也不知道現在為什麼會計部之鬼會被這幾個個位數字困擾。

 

袁方兵皺了皺眉頭,又再數了一次,臉上盡是困惑。數完第三次後,他拿出手機,像是要打電話給什麼人。

 

我懷中的黑貓突然伸出前腳搭在他的手機上。

 

一人一貓就這樣沉默的相望著。

 

……今天已經發生太多怪事,這隻貓如果說人話了,我現在大概也不會覺得驚訝。

 

相望著。

 

惡鬼上司戳了黑貓頭一下,牠被軟軟得戳回我懷裡。「不要玩我的手機,這個不能玩。」他按了幾下,開始打電話。

 

什麼事都沒發生。

 

所以我懷裡這隻只是普通的貓囉!低頭看著正在努力想鑽進我外套內袋的貓(只剩下屁股在外面搖晃),感覺好正常。今天還是有正常的人事物啊,正常的貓真好,真可愛,不是什麼見鬼的微笑貓,也不會想吃掉我。

 

「……對,第八隻而已,少一隻……可是這樣不構成要件啊……如果要白做工,我直接報警不就好了……好啦我知道你會報……」惡鬼上司緊緊皺著眉頭,向著電話那邊不知道在講些什麼,我完全聽不懂。

 

把貓從口袋裡救出來後(牠整隻倒栽蔥卡在我外套內袋裡),袁方兵好像講完了電話。

 

「咕咕。」肚子又叫了,這次我是真的餓了。

 

「忍一下。待會你就會感激我,沒讓你吃東西的。」他好像是在對我說話,眼光卻望著遠方,我們來時、那個年輕人離開的方向。「本葉。」

 

我正看著菜單哀悼我的腸胃。「是?」

 

「再強調一次,不准插手、不准出聲、不准離開我。」

 

……老大,糟糕的宣言不用做第二次。

 

「聽到沒有阿?」

 

「有有有有有……不要捏我耳朵……」

 

我們又回到那間學生宿舍。

 

其實我還蠻驚訝的。從我們進入校園範圍到現在,大喇喇的站在學生宿舍底下向上看,完全沒有人來詢問我們的身分,連警衛都不鳥我們。學生宿舍的大門敞開著,我們現在就可以直接闖進去。

 

這年頭連教職員都很少穿西裝了,兩個穿著西裝的男人走在校園裡,真的不奇怪嗎?

 

管理如此鬆散,難怪新聞常在報導有外人闖進學生宿舍偷東西。

 

袁方兵依舊像之前般盯著某扇窗戶看。我逗弄著黑貓,牠一點都沒有想離開的意思,這樣真的好嗎?剛聽老大說到「報警」之類的東西,搞不好待會會很危險耶。

 

「咪。」黑貓軟綿綿的叫了一聲,我全身酥麻麻飄飄然的。

 

金古錐。

 

「湯本葉,過來。」袁方兵不再盯著那扇窗看,招著手要我再離他近一點。我走近他,距離大概三步之遙時,他張開右手手掌,左手握拳向右手掌心擊了一下:「丈風,隱。」

 

身邊的感覺突然不一樣了,似乎被什麼看不見的東西包了起來。向四方看了看,我們周圍什麼東西都沒有,並沒有被包圍起來啊。

 

一名女學生從宿舍裡走出來,揹著書包,雙眼直視前方,焦距卻不在我們身上。直直向我們這個方向走過來,眼看就要撞上了。

 

「欸,不會讓開啊?」惡鬼上司拉著我,向右後方退開。「你是沒吃飽就會變笨的類型嗎?」

 

女學生就這麼走過去了,好像我們根本不存在一樣。

 

「她……」我指著走過去的那個女生。

 

「她看不見我們。待會你只要待在離我一丈的範圍之內,就沒有人可以看得見你。」又是那輕浮的笑容。「連鬼都不能。」

 

丈,是中國古代的長度計量單位,雖然在各個朝代略有不同,但換算成現代單位,一丈大約等於3.33公尺。

 

我快速在腦中回想了一下國中國文的內容,幸好當初這些東西記得還蠻熟的,不然像惡鬼老大這樣突然用個很少在用的單位,誰反應得過來。

 

我現在就在惡鬼上司的一丈範圍之內。所以說,我剛剛會有那種奇怪的感覺,大概就是……

 

以惡鬼上司為圓心,升起了我們看不到的毛玻璃?

 

好蠢的比喻。我在心裡默默的吐了自己槽。

 

然後被惡鬼上司拽著走。

 

我們進了學生宿舍,宿舍大廳內人來人往,看上去清一色都像學生。惡鬼上司的隱形術似乎真的有用,完全沒人注意到我們,就算偶然將目光飄到我們的方向,也像是我們不存在一樣的穿透過去。

 

隱形這件事聽起來很酷,但發生在自己身上一點都不好玩,因為別人看不見我們,走路跑步皆不會閃避我們。走上三樓的途中困難重重,好幾次我們都差點被轉角或者剛好上下樓的學生撞得正著,幸好袁方兵似乎很習慣這種情形,閃得很快,只是我被他拽著的右手臂很痛。

 

好不容易上到三樓,袁方兵熟門熟路的往一間房走過去。他望著門牌上排列成方陣的四個名字,皺起了眉頭:『不對啊,這間宿舍是四人房,怎麼可能……』

 

我驚訝的看著惡鬼上司,再次呈現下巴掉下來的狀況。剛剛,袁方兵的嘴巴完全沒有動,我的耳朵也沒有聽到真正的聲音,但他的聲音卻清晰地出現在我的腦中,我完全知道他要表達什麼!

 

『這沒什麼好特別的,聲音只是物體振動而發出來的頻率,一般都是經由空氣或實體傳導讓你聽到。只是丈風之內的範圍跟真空差不多,並不能傳導聲音,我是藉由拉著你的手將聲音傳導給你的。』他對我眨眨眼,那表情看起來有點賤。『簡單的說,你的身體現在就是人肉手機,哈哈。』

 

那我應該不會散發電磁波吧……

 

『你又不用裝電池,當然不會。』他用空著的手巴了我頭,又將注意力轉回宿舍房間。『走吧,進去看看。』

 

袁方兵走得很快,我並沒有看清楚房間門口的門牌上的名字,只稍微瞥到上面寫著「醫學系」幾個字。房間裡現在沒有人在,沒有額外的裝飾品或過多的衣物、保養品、化妝品,中間拉起一條長長的曬衣繩,凌亂的晾著幾件四角褲和球衣,空氣中混雜著汗臭和腳臭,就是很一般的男孩子房間。

 

袁方兵走到一張書桌前,看著書架上的書深深的皺起眉頭。

 

我看著書架上的書,除了一些英文書名我看不懂的之外,還有一些「黑魔法入門」、「煉金術概要」、「召喚圖解大全」之類的書。

 

書桌的主人大概是個西洋魔法迷?

 

『如果是那樣還好。看來並不是那樣。』袁方兵微揚一邊的嘴角,充滿了不屑。『愚蠢的人們怎麼總是會相信坊間流傳的旁門書籍,如果那種書籍真的能夠召喚出什麼東西,這個世界不早就大亂了。』

 

他拿起架子上的書翻看。我不由得擔心起來,如果突然有人闖進來,聽說現在別人都看不見我們,那他們豈不是會看到一本書飛在空中,自己翻動的詭異畫面?

 

『所以……這個人想召喚什麼嗎?』我疑惑的問,但心中不詳的猜想就像漣漪,一圈一圈的擴大。

 

『還不簡單,等價交換,召喚惡魔。』這次我可以清楚看見袁方兵臉上那種極其輕蔑的神情。『只可惜,惡魔那麼尊貴的神物,才不會接受低賤的人類召喚,更別說什麼等價交換。他召喚不出來的。』

 

那不就沒事了?頂多白忙一場嘛。

 

『不。雖然召喚不了惡魔,但他可會惹到不該惹的東西……喂?』袁方兵接起手機,不知道從電話那端聽到什麼壞消息,眉頭深鎖。

 

十秒後,他按下手機上的掛斷鍵。『來不及阻止了,第一法陣已經啟動了。我們只能收垃圾囉!』

 

創作者介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