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哲瑞提著那袋衣物快步的跑上自己的家,進房前很有禮貌的大力敲了好幾下門,等了一段時間,好讓裡頭的人有點準備的時間,避免一進門就看到赤條條的活色生香。

「陸小姐,我進來了喔!」楚哲瑞走進房間,看到房裡沒人,浴室裡依舊傳來水流聲。看來陸南方應該還沒有洗完,幸好他動作夠快,趕得及拿衣服給她。

「我把衣服放在門口的椅子上,妳待會洗完出來拿。吹風機在浴室出來右手邊的桌子上。我……我去客廳那。」楚哲瑞拉過一旁的椅子,把衣服一件一件拿出來,除了包裝好的內衣褲——他真的沒那個膽去摸女人的內衣褲,還是待會就要穿上身的。

實在太令人害羞了。

浴室內還是只有水聲。

「……陸小姐?」奇怪了,怎麼好像沒人在?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?「陸南方?陸南方!妳沒事吧?」

楚哲瑞敲了敲門,裡面還是毫無聲響,他猶豫了一下,手握上門把,非常大聲的說:「陸南方,妳再不出聲,我怕妳出事,我要進去了喔!一!二!……」

「我沒事。」浴室裡傳來陸南方平靜的聲音。「抱歉,我剛剛在洗頭洗臉,沒聽到。」

「喔,嗯,那,沒事就好。」楚哲瑞鬆了一口氣。老實說,他還真擔心,陸南方會不會就這樣光溜溜的倒在他的浴室裡,他光想像就覺得頭皮發麻。「那我去客廳了。」

「好。」

走出房間,楚哲瑞放開身體,躺坐在沙發上,覺得心情好複雜。

以前,面對琵亞諾時,亞諾雖然有著女扮男裝的秘密,但她活潑又開朗,該求助還是會求助,偶爾嘴硬,但不會逞強。讓他雖然許了個要保護她的心願,其實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照看她而已。除了遇上杜子楓後幫忙隱瞞,其實他並沒有做到過什麼。

他以為當成男孩子養大的琵亞諾已經夠堅強的了,卻沒想到遇見一個外表柔弱,內心卻倔得直挺挺的陸南方。她的忍耐、她的倔,可能連男人都做不到。

想起她求助的神色,想起她懷抱救援出來的狗兒的溫柔神色,想起她單薄的衣服,想起她縮在洗滌槽裡的尷尬,想起她背後那些傷痕……

他承認自己心疼她,承認他那無可救藥的保護慾在琵亞諾之後又再度出現,但他該怎麼幫她?

陸南方會接受嗎?

想著想著,楚哲瑞禁不起一夜未眠和高度的心理糾結,窩在沙發裡睡著了。

好一會,臥室的門打開,終於洗乾淨、穿整齊的陸南方走到熟睡的楚哲瑞前面,居高臨下的凝視他。

她面無表情。

+++

楚哲瑞因為睡姿不良,壓迫到腳麻而醒來。

張開眼睛還有點頭昏腦脹的,好一回才想起睡前發生了什麼事,抬眼一望,竟然已經是晚餐的時間了。

「陸小姐?」楚哲瑞試探的喊了一聲,空曠的客廳內無人應答。他拖著痠麻的腿走到自己的房間裡,看到浴室已經被收拾得整整齊齊,連水氣都被細心的擦乾了。他買給陸南方的衣服還有兩套依舊如故的擺在原本的地方,甚至他買的羽絨外套和圍巾都沒動。

沒有看到陸南方。

還是走了,是嗎?楚哲瑞挫敗的抱頭坐下,揉著痠麻的腿,一邊怪罪自己為什麼不再多撐一下下,至少跟陸南方解釋清楚再睡。

他剛剛的行為,會不會傷了陸南方的自尊?她這一走,又要多久才會回來?而以她現在的處境,又能夠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單打獨鬥多久?而他,竟然連她的手機號碼都沒有留下。

坐在沙發上懊惱了好一陣子,腳部的血液總算恢復暢通,他站起身來,才覺得肚子好像有點餓。為了陸南方,他沒吃午飯呢。

那陸南方呢?他記得好像有看到她提著一袋麵包,應該不至於餓著自己吧?但是那袋麵包先別提營養是否均衡,能否讓她飽腹過了今晚,都還是個問題。而且,還有她背上那道急需處理的傷……

怎麼辦……楚哲瑞整個腦子裡都是陸南方的身影,甚至已經開始出現陸南方飢寒交迫倒在路邊的幻覺了。不行,不管用什麼手段,好言相勸或乾脆限制人身自由,他都得把陸南方綁回來。身上沒有錢,陸南方應該走不遠,請杜子楓幫忙找一下,以他杜家舊有的勢力,找一個根本就跑不遠的女子,應該不會是什麼大問題。

打定主意要請杜子楓幫忙,正要撥電話,楚哲瑞才想起自己的手機還放在樓下獸醫院的診療室裡。快步奔下樓,他卻發現獸醫院裡的燈亮著。

診療室裡亮著。

和中午時一樣的情景,手機就放在診療室門口旁邊的櫃子上,而他從門上的小窗往內看,那個他擔憂著的女子,正專心的為一隻可愛的小狗做美容。

陸南方專心的為小狗邊吹風邊梳毛髮,避免底層的毛未乾而糾結。她的動作俐落而輕巧,小狗不但沒有被弄痛的跡象,甚至也沒有不適的感覺,不時往陸南方身上蹭著,輕輕搖著尾巴。

楚哲瑞覺得有點想哭。

那隻小狗是他上個月救援回來的受虐犬,一隻好好的西高地白梗被前主人虐待得十分怕人,身上的毛髮糾結髒亂,連走路都會拉扯而疼痛。即使過了一個月,楚哲瑞還是只能做到放飼料進籠內時不會被牠攻擊,根本無法碰牠,這也使得這隻小狗被領養的機率大幅降低。

他不知道她是怎麼做到的,但陸南方真的做到了。

他看著她撫摸著那隻已經變得潔白美麗而溫和的西高地白梗,隔著門還隱隱約約傳來她溫柔的聲音,以及清麗的歌曲。那一瞬間,他竟然覺得,如果能這樣跟這個女子共組家庭,應該也是這麼美好吧。

被自己的想像驚了一下,楚哲瑞甩甩頭,壓抑不住笑意,敲了敲門。

陸南方抬頭,看見楚哲瑞開門進來,那憨厚的笑容。

「我還以為妳走了呢……」

陸南方露出俏皮的笑容。「我怎麼可能走?我還要證明我的工作能力呀!再說,我的衣服是你買的吧?欠了你這麼多,我怎麼能說走就走?」她指了指身後的住院區。「剛剛已經幫兩隻狗美容好了,你看一下。這隻比較麻煩,我花了好久時間才安撫好牠,要再等我一下喔!」

楚哲瑞連看都沒看住院區,只是帶著羞澀的笑容,走到陸南方旁邊,滿心歡喜的看著她。

陸南方看著狗兒的溫柔大眼微彎,跟琵亞諾的眼神竟在那瞬間那麼相似。

楚哲瑞覺得心跳快了起來。

「怎麼了?不去看看?還是不滿意?」陸南方沒停下手上的活,有點緊張的問。

她相信自己的能力,絕對能讓楚哲瑞滿意。但不知道怎麼的,就是有那麼點害怕楚哲瑞會拒絕她。

怕再流浪?不是。怕找不到其他工作?不是。怕度不過這個寒流?楚哲瑞都已經買衣服給她了,就當作欠著,不拿白不拿,以後再還就好了啊。

她看向自己的手,似乎還留著楚哲瑞中午時牽著她的餘溫。

她就,想待在這裡,想待在楚哲瑞的身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