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哲瑞在公園裡又逛了一圈,問了所有能看見的人,即便有看過杜琵鵡的人,也都跟一開始遇到的那位的阿伯一樣,大約有三個多月沒看過杜琵鵡的原主人了。

 

打聽出來的消息是,杜琵鵡的主人是個總是掛著黑眼圈的年輕人,瘦瘦的,有點駝背,大約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,脖子上掛著識別證,但總是收在口袋或衣服裡,不願意讓人看到。

 

年輕人似乎工作很忙,放假的時間也不固定,但只要放假總能看到他帶著杜琵鵡出來透透氣,杜琵鵡也很乖的總是站在主人肩上,不會飛走,跟主人一樣和善。只是好幾次散步到一半,杜琵鵡的原主人一接到電話,就又急急忙忙的回去工作了。

 

眼看跟琵亞諾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,既然問不出杜琵鵡的原主人,也找不到陸南方,楚哲瑞決定先回獸醫院稍微沖個澡清醒一下,以免自己在一堆人面前吃飯吃到睡著。

 

結果楚哲瑞才走到醫院門口,又發現天上掉餡餅了。

 

獸醫院的門口,縮著一個灰色的身影。

 

「陸小姐?」

 

陸南方本來因為寒冷縮成一團,聽到熟悉的聲音,有點懵的從臂彎中抬起頭。「咦?楚哲瑞?」

 

「妳/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兩人異口同聲的互問彼此。

 

楚哲瑞還因為異口同聲愣著,陸南方看了看旁邊的牌子,指著字問:「你今天不是休診嗎?」

 

「我就住在醫院樓上。」楚哲瑞拿出鑰匙,快速的開啟邊門。

 

他注意到,陸南方還是穿著跟昨晚離開時一樣的灰色衣服,而那件薄薄的長袖連身裙,根本沒辦法抵擋這冬天的寒意。

 

「是喔,真是太好了,我還以為我得等到明天早上……咦?」陸南方還在自顧自的說著,卻被楚哲瑞直接拉起手推進獸醫院裡,她有點驚訝的看著他。「你不先問問我為什麼要來?」

 

「妳穿這麼少,要說什麼都先進室內再說。」楚哲瑞拉高她的手。「手都凍成紫色的了,妳不想再進一次醫院吧?」

 

陸南方直直地看著他,眼中沒有情緒。「我還以為,經過昨天的事,你會討厭我,不會再讓我進獸醫院了。」

 

楚哲瑞聞言,僵硬了一下,腦中又浮現那讓他昨晚不成眠的畫面……他甩了甩頭,想把那畫面從腦海中甩掉,也對陸南方表達否定。他倒了一杯熱開水,遞給陸南方。「喝一點,暖暖身體。」

 

「……謝謝。」陸南方接過水杯,傳來的溫度讓她已經被凍僵的手逐漸回溫。她珍惜的捧著那個溫度,一直沒有入口。

 

「喝吧,不夠再倒,妳要喝多少都可以。」楚哲瑞把杜琵鵡放上鳥架,拉了張椅子坐下來。

 

陸南方的身上還是滿是泥沙,有很大一部分還是昨天沾上的,可見昨天她其實剛要開始洗,就被他給打斷了。他甚至可以從她領口、袖口看到還沒癒合的傷疤,上面多少還沾著沙塵。

 

天啊,那該有多痛……

 

但她卻一聲不吭的忍著,連昨晚也沒因此向他解釋。

 

他果然做錯了。

 

陸南方低著頭,不知道在考慮些什麼,還是緊緊捧著那杯熱水。過了好一陣子,才終於像是下定決心那樣,抬頭說:「哲瑞,你這邊有缺寵物美容師嗎?」

 

楚哲瑞微微挑眉,其實他並不意外會聽到陸南方向他求助,只是沒想到會是這種求助法。

 

他很訝異,也很佩服她的堅強與倔強,在這種情況之下,沒有利用她是學妹的關係,沒有利用她是女人的身份,沒有利用他的同情,甚至沒有先請求他讓她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,或是借間浴室洗刷身體再說,而只是堂堂正正的來找一份工作。

 

看著楚哲瑞的表情,陸南方吞了口口水。一般會附設寵物美容的獸醫院都有點規模,像楚哲瑞這種個人獸醫院其實很少附設寵物美容,她知道希望渺茫,還是想要試試看。

 

不去做怎麼知道呢?

 

楚哲瑞在想要怎麼回答。面對這麼倔強又堅強的女孩子,他知道他不能流露出任何一點同情的樣子,那會很傷她的心的。她是人,不是流浪犬。該怎麼回答,才能讓她覺得他給的是個真正的工作機會,而不只是基於情誼或是同情給予的幫助呢?

 

陸南方看著楚哲瑞一語不發,呆滯的樣子,以為楚哲瑞正在為如何拒絕她而為難。果然好運還是沒有站在她這邊啊,她露出開朗的笑容:「如果沒有也沒關係啦!我再去別家問問看就好了。謝謝你的熱開水啊,我喝完就走,不打擾你的假期了。」

 

楚哲瑞看她誤會了,忙不迭的揮手:「不是不是,我是有需要啦!但……但我必須測試看看妳的能力啊,是不是?我以為妳還是獸醫,原來改行做寵物美容了,稍微愣了一下。」楚哲瑞真是太佩服自己的機智了。

 

陸南方盯著楚哲瑞,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。「你當然可以測試啊!我很厲害的!我拿過四屆寵物美容冠軍喔!」

 

「嗯,那,呃……那妳看,我這邊還有幾隻待認養的狗,妳隨便選個幾隻,幫牠們整理一下,我吃完午飯回來再來驗收,這樣好嗎?」楚哲瑞看了看手錶,跟琵亞諾約定的時間要到了。此時他的手機響起訊息傳到的聲音,原來是琵亞諾已經到了獸醫院門口了。

 

「好啊,沒問題,交給我吧!」她記得上次有看到糾結如毛球般的西高地白梗,美容後一定會大翻身的。

 

「那好,來。」楚哲瑞帶著陸南方到了診療間和病房區,隨手將手機丟在櫃子上,趁陸南方沒注意,幫她開了空調。「妳在這邊弄,我去吃個飯,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回來,時間夠嗎?」

 

「夠了夠了。」陸南方從自己的大行李袋拿出寶貝工具,大行李袋瞬間扁了下去。

 

楚哲瑞看了大行李袋的樣子,心裡更是困惑,但他沒說出來。

 

他原本以為,陸南方只是跟男友或是室友吵架賭氣,不願意回去才拎著行李跑出來,那大行李袋中至少會有一些衣物。但看起來,那行李袋中除了她的工作,即便有衣物也不過一兩件而已。

 

陸南方沒注意到楚哲瑞的表情,只是很專心的盯著待領養的狗狗們。啊哈!她果然沒記錯!

 

看著她抱出一隻跟破衣服沒兩樣的毛球狗放上平台,楚哲瑞覺得還是先讓她施展一下技術,他才有理由順水推舟幫她,至少先給她一點「美容費」,有錢就可以解決很多事情了。「好了,那我就先出去囉?」

 

「好,你去你去。等你回來,保證會看到一隻漂亮到不行的可愛狗狗!」陸南方轉頭去整理自己的工具。

 

楚哲瑞走出獸醫院時,琵亞諾的車就在門口,杜子涵和鳳姐都坐在車上,琵亞諾則是在車外倚著車,跟她們聊天。

 

「亞諾,杜小姐,鳳姐。」一一打過招呼,楚哲瑞微笑著將杜琵鵡交給琵亞諾:「陸小姐現在在獸醫院裡喔。」

 

「真的啊?所以昨晚睡在公園裡的真的是她?」琵亞諾將杜琵鵡遞給車內的杜子涵,走到副駕駛座準備上車。

 

「應該是。」楚哲瑞走到駕駛座那邊,卻突然想起。「啊,我忘了帶手機了。抱歉,等我一下,我回去拿。」

 

「好,沒關係,我們等你。」

 

+++

經米酒媽媽提醒我才知道,原來鎖密碼的文沒直接踏進部落格是不知道的,

所以~我之前有貼一篇小小的真人向喔!點過來看吧!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0)

發表留言
  • 風箏
  • 感恩樹大的餵養~~
    用手機打字真的很辛苦!!
    我最近也打得很辛苦!
  • 我打習慣後,用電腦反而變慢,智慧選字好好用啊!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0:52 回覆

  • 一顆小香米
  • 推樹大~我需要你~
    在這些哥們完結的日子裡
    都要靠香米們的創做渡過了!!
    有你們真好(又在亂表白
  • 害羞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0:52 回覆

  • 香米J
  • 感謝樹大持續的餵食
    失落心靈受到滿足
  • 不客氣:)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0:53 回覆

  • natalie29
  • 樹大,

    一篇的小小真人向是指 —> [同人] 愛上哥們真人向楚妍篇(續)???
  • no,香米小記者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0:55 回覆

  • Rita
  • 哲瑞還是上人啊
    貼心而且還會小心不要傷到陸南方的心
    該不會進去拿手機又看到了什麼驚人的事情吧
    感謝樹大持續供應糧食給我這餓壞的米!
  • 新一篇已更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0:55 回覆

  • 風
  • 哲瑞哥真的是暖男~
    連想幫助人都很很小心呢!! 貼心!! ^^
  • 人設不能跑!只是對大家時,哲瑞哥是中央空調,對陸南方就……不能劇透,哈哈!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0:58 回覆

  • 童霓霓
  • 樹大,我來嘍!!
    我就知道上天一定會讓南方遇到哲瑞的!!
    還好哲瑞哥善良這點還是沒變
    他應該會收留南方吧!
    我挺好奇南方究竟遇到了什麼事..
    期待南方跟哲瑞的故事~~
  • 敬請期待!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0:58 回覆

  • yosin21
  • “他不能流露出任何一點同情的樣子,那會很傷她的心的”
    凡事總是設身處地的替人著想,
    哲瑞哥真是聖光充滿的人耶…阿們~~~

    故事看似雙線並行的節奏…
    不知道是不是懸疑片看太多的後遺症?凡事總是疑神疑鬼,
    總覺得這位陸小姐的神秘背景會是一種連結,
    最後,讓人大吃一驚!

    是說,四屆寵物美容冠軍終於大展身手!
    不知道收費貴不貴?
    我好想把我們家阿諾帶去給她處裡一下…
    可以算我便宜一點嗎XD
  • 陸南方表示:我收費很公道的,只是我們在平行時空,妳可能過不來耶XD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6 11:0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