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→ http://goo.gl/Xlq3SN

+++

楚哲瑞認真的聽著電話,一邊將琵亞諾所說,關於馬的症狀紀錄下來,心裡暗自有了底。

掛掉電話後,他整理了幾種應該派得上用場的藥品及器具,收進診療箱,交待助理時間到了自行下班,晚上不看診。

他留了張紙條,貼在陸南方的大包包上,交待助理讓她繼續睡後,就出門了。

有點冒險,或許陸南方會將他的診所洗劫一空,但他沒來由卻覺得信任,她不會。

走出診所,天色已經暗了。

+++

楚哲瑞到樂園時,琵亞諾和杜子楓已經等在那邊。

「哲瑞,抱歉,結果還是要讓你再跑一趟。」

「沒關係,我本來就該來的,天竺鼠們應該沒事了,請照護員按時餵藥就好了。」楚哲瑞將裝著天竺鼠的外出籠交給工作人員,看向馬廄內。「狀況怎麼樣?」

「已經按照你的吩咐先給維他命c糖水了,有幾隻排尿後有改善,但這隻還是不太好。」杜子楓指著角落裡已經倒在地上喘著氣,口邊有白沫的馬,可以明顯看得出牠有抽搐的情況。

楚哲瑞走入馬廄內,原本脾氣不太好的馬連基本防衛退縮的力氣都沒有。他一邊用聽診器聽著內臟的聲音,邊問照護員:「有下痢的情況嗎?」

「欸,有。不過這幾天剛換了一批新的飼料草,有些馬雖然下痢,但沒有嘔吐或像這麼嚴重的情況。」

楚哲瑞想了想,又要求去看了死掉的那匹馬的屍體和新運來的飼料草。看了一圈以後,走回杜子楓和琵亞諾身旁。

「怎樣?」

「我不能確定是食物中毒還是傳染病,目前看來比較像是食物中毒,但我剛剛去看了飼料草和問了來源,都沒什麼異常,可能是遊客不小心餵了不能吃的東西,例如洋蔥或巧克力,或是馬匹放風時誤食了。其他症狀輕微的繼續給水,應該兩三天就能恢復,這隻比較嚴重的可能需要洗胃。」楚哲瑞揚了揚自己的診療箱。「接下來我和照護員一起做就可以了,應該不會有其他的問題。」

「那就麻煩你了。」琵亞諾對楚哲瑞點點頭,卻把楚哲瑞悄悄拉近自己和杜子楓。「哲瑞哥,問你一件事,杜琵鵡是從哪兒來的,你知道嗎?」

楚哲瑞困惑的看了兩人一眼。「牠是被人在公園撿到的,很親人很好捉,那人就把牠送到野鳥協會,再轉送到我那的。怎麼了嗎?」

琵亞諾和杜子楓交換了一個眼神,把今天下午發生的事情告訴楚哲瑞,楚哲瑞驚訝的道:「怎麼會?嗯……我看,還是我先把牠帶回去?」

琵亞諾本來想說好,杜子楓卻搶先說了:「不用了,牠只是學人語,又不能真的對我做什麼。牠那麼聰明,說不定待在我身邊,看到原主人時還能對我預警。」

「對耶,我怎麼沒想到?」琵亞諾恍然大悟的擊掌。難怪她一整個半天緊張得要死,一直防著杜琵鵡,卻看到杜子楓像沒事人一樣逗弄著牠,還教牠說了一些奇怪的話,例如「我需要你」。杜琵鵡也真是夠聰明的,幾乎教一次就會。

「因為妳很單純啊,草履蟲。」杜子楓故作鄙視的看著琵亞諾,再被琵亞諾捶了一下。

「誰是草履蟲啊!」

「不然換個說法,單細胞。」

「你!哲瑞哥,你評評理!」

楚哲瑞已經對他們的打情罵俏習以為常了,居然也一起認真的點頭表示贊同杜子楓的話,然後也被琵亞諾賞了一記。「連你也!我就知道你們兩個有姦情!」

「我跟哲瑞只是好哥們。」杜子楓做出很認真的表情。

「我跟你以前也是好哥們!」琵亞諾故作撒潑,開始和杜子楓拌起嘴。

楚哲瑞在旁邊看得有趣的很,卻沒忽略掉正事。「子楓,我明天有空會去那人撿到杜琵鵡的公園附近問問,看有沒有原主人的線索,有的話我會再告訴你。我先去幫馬洗胃囉!」

「好,我等你。」杜子楓對楚哲瑞拋了個媚眼,又逗得琵亞諾又叫又跳,楚哲瑞則回了一個作嘔的表情後,笑著向他們道別去忙。

聽著逐漸被拉遠的「杜子楓其實你還是喜歡男人對不對」、「妳放心回去我會讓妳知道我究竟喜歡誰」的鬥嘴聲,楚哲瑞搖頭失笑。

能遇上這樣的杜子楓,琵亞諾真的很幸福。

但杜琵鵡的事情還是讓他覺得心情沉重。

『去死吧,杜子楓。』

他光想像那個場景就覺得毛骨悚然。

還是要趕快查出杜琵鵡的原主人是誰,不能讓杜子楓有任何閃失。不只是因為琵亞諾,也是因為杜子楓是他的哥們。

+++

楚哲瑞回到獸醫院時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。醫院裡只留著幾盞壁燈等楚哲瑞回家,他看了看貨架,發現今天送來還來不及補上貨架就出門的飼料和藥品,居然已經放上架上,整理得整整齊齊,連散亂的資料也都整理好了,他那平常懶散的獸醫助理今天是哪條神經接對了?明天一定要大力稱讚他。

仗著自己就住在獸醫院樓上,楚哲瑞檢查完院內,沒直接上樓休息,卻是先去巡了巡留院的動物們。

這幾天很平靜,醫院沒收到什麼需要住院的病患,留院的都只是待認養的流浪動物,所以晚上也沒有留守的值班人員。楚哲瑞只是習慣性的巡一巡,和動物們說說話,摸摸牠們。

「十四,今天有沒有乖乖吃飯啊!多長點肉,身體健康才能趕快找新主人啊。啊,小梅被領養了,小蘭很孤單嗎?別哭了,你也一定很快就會找到好人家喔!小黑,怎麼臭臭的……唉唷!」

楚哲瑞打開籠子,抱出了全身都是大便的小黑狗。

「你是不是又在大便上打滾了!你上輩子是豬轉世嗎?」

楚哲瑞把臭摸摸的小黑狗舉到自己面前,小黑狗嘿嘿嘿的傻笑著,興奮得舞動著四肢和尾巴伸舌想要舔他。

「想用你舔過大便的舌頭舔我?門都沒有!」楚哲瑞開玩笑的輕輕拍了一下小黑狗的頭。「走,再去幫你洗澡,你每天都要洗一次澡才甘心嗎?啊,你該不會是因為喜歡洗澡,才每天都故意把自己弄得髒兮兮的吧……」

邊跟小黑狗講著話,邊走到熟悉的動物洗滌槽旁,楚哲瑞才想把小黑狗放下,卻發現有些異狀。

動物洗滌槽內,有一雙晶亮的大眼。

楚哲瑞嚇得把小黑狗都給摔到地上了。

「啊!!!」

+++

Murmur

情人節應該會有賀文,應該啦…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