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→http://goo.gl/GNMfCN


+++


杜子楓下意識的離杜琵鵡遠了一點,旋即又覺得自己的行為很好笑。一隻鳥而已,是能對他做什麼?


琵亞諾卻已經提高了警覺。「子楓,我覺得不太對勁,我打電話去問問哲瑞哥,這隻鳥哪來的。」


杜子楓點頭表示同意,正在思考時,總經理辦公室的電話響了。琵亞諾上前接起:「喂,總經理辦公室。是……什麼?能確定嗎?好,我們再請獸醫過來。好,掛了。」


「怎麼了?」


杜子楓看著琵亞諾的表情變得更加凝重。


「園裡的馬生病了,已經死了一匹。」


+++


楚哲瑞帶著灰人去醫院時,她原本還很抗拒不想驗傷,他用「動保法治不了他們,至少可以告他們殺人未遂」的理由才說服她,拿出健保卡,櫃檯小姐卻告知她的健保卡因為沒繳保費,已經被鎖卡了,要驗傷必須自費。


楚哲瑞看到她健保卡上的名字:陸南方。


陸南方將無用的健保卡收進皮包裡,攤手對著楚哲瑞說:「我已經快一年沒繳健保費了,早就料到會這樣,才會跟你說我不要來的。」


「這……妳可以自費啊?」


「我沒錢。」陸南方把錢包拉開給他看,裡面只有兩張一百塊及零零落落的零錢。「而且我也覺得沒必要驗傷去告他們殺人未遂,是我先侵入私人土地的,很難告得成。」


「……小姐。」楚哲瑞轉頭對櫃檯掛號小姐問道:「我們自費,請妳還是幫她掛號。」


「就跟你說了,我……」


「就算妳不提告好了,」楚哲瑞搶白了陸南方,儒雅的臉上帶著不容拒絕的威嚴。「妳受的傷也該處理一下,光是我看得到的地方就一堆擦傷和割傷,都是在繁殖場受的傷吧?在那種環境之下受傷,我堅持妳至少要打個破傷風的針才能走。」


陸南方看著楚哲瑞,像狗兒一樣歪著頭。「錢呢?你要幫我出錢?」


「是。我也是醫生,雖然不是醫人的,但醫者的本質都是一樣的。我不能眼看著妳暴露在高危險的環境下,卻因為錢這種小事而不處理。妳還是快點把初診資料填一填吧!」楚哲瑞把初診單和一隻筆塞進陸南方手裡。


陸南方露出狐疑的表情,圓眼睛轉啊轉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她伏在櫃檯上填著資料,不時停筆思考,幾個欄位讓她填了好久。終於把表格填完了,她卻沒馬上把單子交給櫃檯小姐,而是對著楚哲瑞問:「你……該不會為了這點錢,以後就要求我以身相許吧?」


楚哲瑞愣在那裡,生平第一次對著幾乎還是陌生人的人翻了一個超大的白眼:「我不會。」


「真的不會?」


「陸南方小姐。」楚哲瑞很清楚的一個字一個字講:「既然妳也有在救援受虐或流浪動物,妳能瞭解,不是每隻救回來的狗都必須留下來自己養,是吧?」


「說的也是。」陸南方將筆和紙一起交還給櫃檯小姐。「我都會幫牠們打理得乾乾淨淨又漂漂亮亮的,再幫牠們找個好人家送出去。……不對,你該不會是要把我賣了吧?」


望著那雙圓眼,楚哲瑞居然有種想要巴她頭的衝動。「小姐,那只是比喻,妳又不是狗!」


「說的也是,我是人啊。」陸南方看著楚哲瑞笑了笑。「總之,謝謝你啊,錢我會盡快還的。」


「先別管錢了,進去看診吧。」


楚哲瑞坐在診療間外,看著天花板,覺得這短短幾個小時發生的事很奇妙。


他認得陸南方,從她一踏進門就認出來了,只是直到看到她健保卡上的名字才能確定,畢竟她那灰撲撲的樣子跟過去實在差別太大。


以前在獸醫系的時候,陸南方是小他一屆的學妹,一進獸醫系就是系上的風雲人物,明明長得一副清秀氣質的樣子,個性卻比男人還要男人,膽子大得不得了。據說她第一天上的畜產課,是系上有名愛整學生的教授上的,每次都在第一天上課給學生們來個震撼教育——牛的直腸檢查。連男生都會遲疑的項目,她卻連眉都沒皺,自告奮勇的俐落戴上手套,就把手伸進牛的肛門裡,才問教授接下來該怎麼做,連教授都看傻了眼。


這樣的陸南方,長相清秀可人,個性活潑外向,又是品學兼優,聽說連私生活也是相當節制,到那件事發生之前都沒有交過男朋友,幾乎可以稱作是聖女了。然而那件事情發生以後,她一樣正常上課,成績還是很好,卻變得沉默寡言,而且一下課就搞失蹤,沒有人知道她去哪了。


那件事過後……她又發生了什麼事呢?現在的她,跟那時候的她又好像有點不一樣了,思考方式好像還有點異於常人。


陸南方應該不會認得他。以前的他還是這種溫文的個性,但那時候他很胖,又比較內向,雖然成績也不錯,但不是那種會引人注目的人。他對她的事情都只是聽說,頂多遠遠的看見過幾次,連認識的機會都沒有。


久別重逢啊……他想起琵亞諾,現在又來了一個陸南方。幸好他以前沒跟人結過仇,否則就要擔心下一個是不是仇家了。


「嘿!看完了。」陸南方從診療室出來,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。「麻煩你去付錢囉!錢包先生。」


錢包先生?楚哲瑞再度翻白眼。「我不姓錢。」


「那,包先生。」


「包……算了。我姓楚,請妳正名。」楚哲瑞站起身,走去櫃檯準備付診療費。


「那需要驗明正身嗎?」陸南方蹦跳到他旁邊。「楚哲瑞?」


楚哲瑞驚訝的看著她。


「妳認得我?」


「認得啊,不然我怎麼可能把救出來的狗硬塞給你?」陸南方從楚哲瑞打開的錢包裡抽出一張五百塊交給櫃檯小姐。「記得還要開一張報案用的驗傷單喔!」


「妳不是說不要報案?」楚哲瑞驚嚇得張大了嘴,他有一種被搶劫的感覺。


「你都要幫我出錢了,就順便報一報啊!反正借多借少都一樣是借,我乾脆借好借滿。」陸南方無所謂的說,看著楚哲瑞的肩膀,突然露出不好意思的尷尬笑容。「啊……對不起,哲瑞,你的衣服被我弄髒了……」


楚哲瑞偏頭看著自己的肩膀,剛剛被她拍過的地方,一個灰撲撲的手印印在白色的毛衣上頭,有點顯眼。


「這件衣服的洗衣費我賠吧!多少錢你再跟我說。」陸南方豪氣的說,右手一拍櫃檯,又是一陣灰撲簌簌而下。


「不用了。」診療費都已經不打算要她還了,何況是一件丟洗衣機就能解決的髒衣服。楚哲瑞拿著找回的零錢和驗傷單,對陸南方無奈的說。「走吧,去警察局。」


「欸等等等等……」陸南方衝到楚哲瑞的前方,高大的他跨一步就好大步,讓她差點沒攔住。「警察局晚點去,可以嗎?」


「怎麼了?」


「我有點累,想先回去你的診所拿我的東西,再稍微休息一下……可以嗎?」陸南方撥了撥頭髮,試圖露出她完整的臉,對楚哲瑞發射狗狗懇求眼神。


楚哲瑞看著她一身上下凌亂。也是,只有她一個人執行救援任務,折騰了一天,一定非常累了。他也就不再堅持,轉而開車帶她回到診所。


琵亞諾已經把她扔得亂七八糟的東西整理好,收拾在診療間內的桌子上,大行李袋也整整齊齊的收在下方。陸南方把手機那些東西收進斜背包裡,很自動的用院內的飲水機把自己的水壺裝滿,吃了自己的麵包後,心滿意足而乖巧的縮在角落裡閉目養神。


楚哲瑞在院內巡了一圈,確定剛剛救回來的狗並無大礙,並診斷小天竺鼠只是腸胃炎,交待了獸醫助理後續的處理。再度回到陸南方前面,她已經整個睡翻過去,原本抱著的外套掉落在地上,唇邊還帶著吃剩的麵包屑。


楚哲瑞蹲下來幫她撿外套,卻忍不住仔細端詳起她。她灰撲撲的臉蛋依舊清秀,卻彷彿多了些憔悴,甚至有了幾根白頭髮。她的手比起一般女生粗糙不堪,佈滿傷疤。


睡得好熟呢……


他想起以前在學校的時候,她抱著厚厚的原文書,長髮飄揚,巧笑倩兮的樣子。當時,好多自己的同學都說想要追她,只是當時的自己還是掛念著琵亞諾,對男女情事沒有興趣,一心向學,也沒多注意過她。現在這麼近距離看她,才發現她真的長得相當精緻。


像陶瓷娃娃般的精緻臉龐,只是現在看起來像是剛從廢墟中挖出來一樣,五告胎哥。


正看得出神,電話聲響起,打斷他的思緒。


琵亞諾打來的。


+++


Murmur:


前三篇更文速度絕非常態,純粹是過年時間過得太苦悶,只好逃避到腦洞世界。


對了,不知道大家看完這篇以後,對陸南方的印象是誰呢?我腦子裡的是張鈞甯呢…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明明我幾乎沒看過她演的戲@@→這人真的很不常看電視。


還有就是……如果不喜歡看老梗的,我真的無能為力,我這人真的很沒創意……只是抄哪裡的我會直說就是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