※轉載請貼本篇連結,並請在下方留言轉載至哪裡。
※本篇是ep12被那句道歉嚇到生氣寫的,自爽用,跟正劇劇情不同,當平行世界看就好。


前方注意:

1.文超長,破七千字。
2.有甜有虐……應該吧。
3.寫完自己吉祥話,我XX的到底虐了誰(抱頭)。

***

  「道歉!」

  跟平常冷靜低沉的嗓音不同,帶著滿滿怒氣爆發出來,高八度的忒大音量,
嚇得楊娜娜不由自主縮了一下。

  爸他……在門口掉眼淚?

  「唉呀!你剛那麼大聲幹什麼嘛!」把一切都收在眼底的南刑天扯了失去冷靜的徒弟一下,著急又心疼地轉頭看著明顯被嚇到的女兒,在看到女兒眼眶紅起來的那瞬間,心底五味雜陳。

  楊娜娜在恍惚中,想起病榻前,簽字賣掉最心愛的房子的媽媽;想起媽媽要離開的時候,那眼中承載的擔憂。

  媽媽在的時候也是……我,讓爸擔心了嗎?

  讓人稱三大家族之一的南刑天,讓媽眼裡一直很崇拜的那個男人,在門外躲著掉眼淚嗎?

  我怎麼又……讓家人難過了呢?

  「……對不起。」

  出乎衛青陽意料之外,過去面對南刑天一向輕蔑嘲諷的楊娜娜,居然這麼輕易,卻又誠懇的道歉了。他愣了一下,不知道為什麼,心理浮現出一股異樣的恐懼。

  是在這七年之中,每次只要想起杳無音訊的爸媽,總會出現的那種恐懼。

  「嘖,都你啦!好好的氣氛,給你搞得這麼尷尬。」南刑天無奈的嘆了口氣,抓過衛青陽就往門外推。「過來。」

  衛青陽溫順的往門外走,聽著背後傳來南刑天溫雅中仍帶有哽咽的聲音。「來來,喝排骨湯,小心,坐好啊。」拉動椅子的嘎吱聲,擺好匙碗的鏗鏘聲。

  剛剛……我是不是做錯了?衛青陽望著向下的樓梯,輕輕抿著嘴唇。剛剛,楊娜娜在
聽到天叔在門口哭的消息,那震驚心疼的眼神,與過去仇視的樣子大不相同。難道,不是我想的那樣?

  「來來,你也有,你在廚房也有,跟我下去喝。」南刑天一把拉住思考中的徒弟,不由分說地往樓下拽。

  楊娜娜坐在桌前,機械般地喝著湯,想著衛青陽剛剛憤怒的表情,想到他說南刑天一個人在門外掉眼淚……

  讓爸爸難過了,讓青陽討厭我了……

  爸爸煮的湯,果然有媽媽的味道,可是今天的湯,好鹹……

***

  「來,排骨湯。」南刑天為徒弟盛了滿滿一碗的湯——只有湯,和沒有肉的排骨骨頭

  「……謝謝叔。」衛青陽恭敬地接過碗,卻遲遲未動湯匙。他遲疑了一會,還是開口
了。「叔,你剛剛……」

  「唉呀,沒事。不是你想的那樣。」南刑天溫儒一笑,笑容中藏著難以查覺的苦澀,全被衛青陽收入眼底。「娜娜最近跟我的互動還不錯呢!」

  「真的嗎?」

  「你不信?欸我告訴你呀,娜娜今天在醫院喊我爸呢……啊。」南刑天原本想要裝得
豁達,卻在一瞬間想起跟楊娜娜的約定,立刻停下。

  衛青陽卻沒錯過那個不尋常的地方。「為什麼你們會去醫院?」

  「欸,就,那個……」南刑天慌了一下。「那個……就娜娜今天在劇場工作時,不小
心扭傷了腳,我送午餐去正好看到了。唉呀,腫得好大啊,你都沒看見。我就想,這一定得去看醫生啊,就帶她去醫院啦!我剛剛在她門口,也沒有哭,就只是很擔心她的傷勢而已啦。」

  南刑天一口氣說完,用眼角偷偷瞄著徒弟的表情。說到這裡應該就可以了,不會再繼續追問下去了吧?

  衛青陽狐疑地看著南刑天,卻無法在這番話中找到破綻。但那股異樣的恐懼卻越來越強烈,逐漸在心裡蔓延開來。他低下頭,不動聲色地快速喝完那碗湯。「叔,謝謝,很好喝。我……上去看看娜娜的傷勢。」

  「好。欸,你可別再像剛剛那樣了啊!否則我可不饒你。」

  「知道了,叔。」

***

  衛青陽上了樓,一眼就撇見那小小的肩膀,忍住不哭出聲的抖動。他頓時滿心後悔,為何失了冷靜,還沒問清楚就對楊娜娜發飆。他早就知道,楊娜娜外表的開朗,其實是被眾多的無奈堆積起來的逞強,只有這樣,她才能面對自己的病情,和癌細胞對抗,一個人努力繼續活下去。

  「娜娜。」衛青陽走到門口,輕聲開口。

  楊娜娜聽到聲音,抬起的臉龐上,已沒有以往的燦爛笑容。紅著的眼眶,來不及拭去的淚痕,都在提醒著衛青陽剛剛的魯莽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衛青陽沒有猶豫的開口。「叔說是我誤會了,他只是擔心妳腳的傷勢。我剛剛不該那樣對妳大吼。」

  楊娜娜看著那高瘦的身軀,久久沒有開口。自己已經讓父母都那麼擔心了,就這麼一次,她希望自己能做到,不讓自己的小太陽,為自己流淚。就趁這個時候吧,趁青陽討厭她,趁青陽誤會她,趁青陽覺得沒有她的日子更好的時候。

  聽衛青陽剛剛的說法,爸好像有守約,沒告訴衛青陽,她癌症復發的事,只以腳扭傷的事帶過。誤會就誤會吧,這樣或許還比較好。

  她突然嫣然一笑,那笑容卻讓衛青陽感到無比悲傷。「沒關係,其實,我也一直想對他道歉,只是一直找不到時機而已。謝謝你,你果然是我的小太陽。」

  不對勁。

  衛青陽已經無法忽視心裡漾起的恐懼了。「娜娜,妳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?」

  妳說過,不會隱瞞我任何事的。

  楊娜娜故作開朗地揮動手:「我哪有,我是真心的謝謝你。沒有你那一吼,我真的不知道要在什麼時候跟爸道歉,怎麼想都好尷尬喔,呵呵呵。」

  衛青陽盯著楊娜娜,試圖尋找些什麼線索,才發現她的右腳被層層紗布包裹起來,好大一包。

  楊娜娜見他發現了自己的傷勢,作勢嘟起嘴。「我的腳扭傷了,是爸帶我去看醫生的。剛剛你還拉我,好痛喔!」

  「對不起……」

  「哼,你要補償我,我命令你現在就去沖一杯清咖啡!我現在就要喝!」楊娜娜誇張的叉著腰,幼稚的樣子讓衛青陽不禁失笑。

  「好。」他轉身下樓,立刻去沖咖啡,希望能沖淡一些愧疚,以及不安。

  希望只是自己太敏感而已。

  他卻不知道,在背後的楊娜娜,已經憋著聲音,哭成了淚人兒。

***

  衛青陽向著杜子楓的辦公室走去,打算告訴杜子楓關於楚哲瑞去向的調查結果。

  但當他走到杜子楓辦公室門外時,卻聽到熟悉的沙啞嗓音。

  「……唉,就是這樣。」

  叔?他怎麼會來找子楓?剛剛他才說要到南部去談生意,自己還親自送他上計程車的,怎麼會在這裡?

  「所以,娜娜的身體狀況,實在不適合再工作了。」南刑天擔憂地說著。「尤其劇場的工作那麼重,我怕,會讓她的病情加速惡化。」

  「的確,劇場裡有很多勞動性的工作,排練和寫劇本也常要熬夜,對娜娜現在的情況來說真的不適合。」杜子楓皺著眉頭,手上握著筆輕輕敲擊著桌面。「不然,我請劇場的組長找理由辭退她?」

  「別別別,這樣太明顯了。娜娜個性又逞強,不願意讓我幫她出生活費,與其讓她再去外面找工作,不如讓她繼續在樂園內工作,比較有人照應,我也比較放心。」南刑天揮動著雙手。「娜娜說,希望我不要告訴任何人的,但我真的很擔心她,希望你們能幫我保守這個祕密。啊對了,特別是青陽,千萬別告訴他啊,娜娜最不希望他知道了。」

  杜子楓和一旁站著的琵亞諾互看一眼,同意的點頭。「沒問題。」

  琵亞諾想了一下後說:「不然這樣,我去請組長安排一下工作的內容,盡量讓娜娜作輕鬆點、靜態的、規律的工作?」

  「這樣好,這樣再好不過了。」

  「那就這麼辦吧。」杜子楓點了下頭,對琵亞諾說:「亞諾,那就交給你了。」

  「我現在就去找劇場組長。天叔,先失陪了。」

  「好好,那就麻煩你了。」

  琵亞諾對兩人微微晗首,才剛往外走了幾步,看到門外的人,就愣住了。

  「青陽……」

  衛青陽只覺得全身血液像結了冰,心臟像是遭受了重擊,整個人如同墜入了黑暗,對琵亞諾的呼喚恍若未聞。若只是腳扭傷,還不至於讓南刑天這麼慌張的來找杜子楓私下調整工作,更不需要故意瞞著他。就算沒有聽到全部的對話,他也不至於笨到猜不出來。

  娜娜的骨癌,復發了。

  辦公室裡的三個人全都走了出來,驚慌地面面相覷。

  「青陽,青陽?」杜子楓第一次看到衛青陽整個人僵住的樣子,擔心地上前拍了拍衛青陽,這才讓衛青陽緩過神來。

  恐懼成真了。

  自從七年前失去了父母後,衛青陽再也沒有所謂的家人,從那個時候開始,他必須堅強起來,必須小心地過生活。南刑天雖然是他的師父,仍有自己的事要忙,一年中也見不了幾次面;杜子楓有自己的事業要經營,即便常常拖著他出遊,他仍然無法由衷地開心起來。

  直到娜娜的出現,她那莽撞卻直率開朗的性格,讓他不知不覺中卸下了防備,跟著她體驗過去不曾體驗過的生活,感受活在當下每一刻的幸福。不只杜子楓和琵亞諾常拿楊娜娜的事逗他,連美芳都會吃味的說,自從楊娜娜來了以後,他的笑容變多了。每次聽到楊娜娜聒噪的聲音,他都會不自覺揚起微笑,那淡淡的幸福感讓他真的以為,他有家人了。

  然而現在,老天爺是不是又要奪走他的家人了?

  就像七年前的那天,電話裡傳來的惡訊:「杜光柱和你爸媽的船遭遇了船難,失蹤了。」

  而這個楊娜娜,居然想要瞞著他!她自己說的,不會隱瞞任何事的!難道她覺得像爸媽這樣突然消失不見,才是家人間該有的對待方式嗎?娜娜的身影,跟記憶中爸媽的樣子,重疊了。

  不行,他要去找她問個清楚。

  杜子楓三人還來不及攔阻,衛青陽就像風一樣,轉頭跑走了。

  帶著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哀傷的心情,奔回到咖啡廳樓上,迎接他的,卻是空蕩蕩的房間。

  楊娜娜,就像出現時的那般突然,消失了。

  倚著和楊娜娜一同粉刷的淡黃色的牆,衛青陽滑坐在地,眼前的景色越來越模糊,就像七年前的那一天一樣。衛青陽蜷縮起來,把臉埋進雙腿膝蓋中間,抱著頭,眼淚奪眶而出。

  沒有家人了。

  我又是一個人了。

  南邢天後面趕到,看到蜷縮在角落的徒弟和空蕩蕩的房間,手機傳來簡訊送達的叮咚聲。

  『爸,我去找別的地方住了,等我安頓好會告訴你,別擔心我,別讓青陽來找我。娜娜。』

***

  咖啡廳內,杜子楓、琵亞諾、南刑天都在,甚至連杜光柱和鳳姐都來了,美芳忙進忙出為大家張羅著飲品甜點(平常人都來咖啡廳喝咖啡,杜光柱卻自己帶了整套的茶具,只跟美芳要了壺熱水。),不時擔心地望向角落那抹身影。


  衛青陽沉默不語,失魂落魄的坐在鋼琴前面。

  那天,他在這裡,隨手彈出娜娜媽媽喜歡的那首歌。他記得娜娜那開心的笑顏,和那首歌哀傷的旋律,實在很不搭嘎,但他多希望能再彈一次,多希望楊娜娜就在這;他還記得那天晚上玩的煙火,那張寫字的照片被娜娜小心的收在皮夾裡,不時拿出來向美芳炫耀;他還記得被娜娜剪斷的風箏線,飛得好高直到再也看不見的風箏;他還記得那天晚上,娜娜對他說:「我喜歡你。」

  他卻什麼都沒說。

  他好後悔。

  「天叔,娜娜還沒有連繫你嗎?」杜子楓看著衛青陽不同以往的模樣,語調中帶著擔憂。

  看著疼愛的徒弟失了魂,失而復得的女兒又再度消失,南刑天的心情不能再複雜。「娜娜只傳了那封簡訊,說她安頓好了會聯絡我,就再沒有下文了。」南邢天擔憂的抬頭看著徒弟:「唉,都三天了。青陽還是那個樣子,怎麼辦才好啊!」

  鳳姐無奈的搖了搖頭,還是失憶狀態的杜光柱搔了搔頭,想了一下,還是把茶杯推到南刑天面前。「呃,南先生,喝茶。」

  南刑天和鳳姐交換一個眼神,輕輕地搖了搖頭。事情怎麼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啊!

  「掛號!」郵差如同以往來到咖啡廳門前,把信件交給美芳,卻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事一樣,從後備箱中拿出一個小紙袋。「對了,這是我來的路上,有個小姐交給我,請我送信時一起拿過來的。」

  美芳接過紙袋,困惑的歪著頭。「小姐?誰啊?」

  「恩……她很瘦,長頭髮,個子小小的,臉色很蒼白,好像是那個之前住在這裡的小
姐……」

  「你說什麼?」在場的所有人幾乎同時跳起來,衝到郵差的面前,嚇了郵差一跳。

  衛青陽接過美芳遞過來的紙袋,有點粗暴的撕開封口的膠帶。

  南刑天著急的問:「郵差先生,你是什麼時候遇到她的?在哪裡遇到她的?」

  「我早上剛要出發時,在郵局附近的公園遇到她的,大概三四個鐘頭前吧。因為她說不急,請我順便送就好,所以我現在才一起拿來。」

  衛青陽撕開膠帶,紙袋裡躺著的,是他的白襯衫。他把襯衫抽出來,看到之前為了包紮楊娜娜傷口而撕下的部分,已經被細心的補上另外一塊類似材質的布,不仔細看,幾乎看不見有補過的痕跡。

  琵亞諾發現,隨著衛青陽把白襯衫抽出來,有一張小小的紙條隨之滑落。她撿起紙條,遞給看著白襯衫發愣的衛青陽。

  『青陽,對不起,讓你不開心了。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,我搬出去了,會好好跟爸連絡,不會再像過去那樣對他的。我沒察覺到你討厭我,那天晚上才會對你那樣說,應該造成你的困擾了,真的很不好意思,你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吧。娜娜。」

  衛青陽持紙的手不受控制的顫抖,瞪著紙條,像是把紙條瞪穿了,楊娜娜就會從紙裡蹦出來了一樣。

  他討厭她?

  他怎麼可能討厭她!

  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出來,他對她不一樣,只是他自己一直不願意承認而已。

  故作鎮靜的把襯衫和紙條收回袋子裡,衛青陽看似冷靜的抬頭對眾人說:「我去找她
。娜娜腳有傷,不太可能走得太遠。」

  杜子楓拉住就要走的衛青陽,不留情面的直說:「青陽,她可以坐車。」

  衛青陽微怒的盯著杜子楓,不太願意承認自己的冷靜是裝出來的。

  「青陽,都過去三四個鐘頭了,就算用走的,娜娜也能走得很遠了。」琵亞諾出來打圓場,拉著青陽坐下來。「子楓已經找人追蹤娜娜的手機訊號了,只要她一打電話,就有很大的機會可以定位找到她,你先在這裡等,好嗎?」

  「……不用等了。」南刑天悶悶的聲音從背後傳來,手上抓著自己的手機。「娜娜被
送到醫院了。」

***

  一行人趕到醫院時,娜娜正躺在急診的病床上,沉沉的睡著。才三天的時間,原本就纖細的身材,變得更加消瘦。

  「楊娜娜的家屬來了嗎?」

  「是我是我。」南刑天衝到醫生的面前。「我是她爸爸,楊娜娜是我的女兒。」

  「是,楊先生……」

  「啊不,我姓……啊沒差啦!」南刑天著急的問。「楊娜娜怎麼了?她的病情惡化了
嗎?」

  「惡化?」醫生稍微皺了皺眉頭。「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病情。但她的血壓心跳呼吸都很平穩,應該只是過度勞累,體力不支暈倒了而已。現在就先讓她睡吧,等她醒了,打完營養針,確定沒事後,就可以回去了。」

  「這樣啊。」南刑天鬆了一口氣,整個人差點虛脫軟腳,幸好杜子楓即時撐住了他,扶他坐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  感謝老天爺,還沒有要帶走她。

  衛青陽靜靜的在楊娜娜的病床邊看著她,清秀冷淡的臉上看不出情緒,人卻晃了兩晃。琵亞諾感到不對勁,上前欲關心時,衛青陽卻在此時向後仰倒。「青陽!」

  琵亞諾快手快腳的扶住衛青陽,沒讓他直接倒地,才發現衛青陽的臉色蒼白得嚇人,眼白充滿了血絲,嘴唇也乾涸龜裂。杜子楓見狀,立刻衝過來接手撐住衛青陽。「青陽,你這幾天該不會都不吃不睡吧!?」

  「是。有沒有睡我不知道,但這小子的確什麼都沒吃,一心尋死的樣子。」南刑天坐在椅子上,痛苦得捶著自己的大腿。「你這小子!娜娜已經夠讓我擔心了,連你都這樣!如果你們兩個都早我一步先走了,叫我一個老人家怎麼辦啊!」說到後來,南刑天又不禁哽咽。

  「叔……」衛青陽抱歉的開口。「對不起,我,我只是太擔心娜娜,我沒有那個意思。」

  「你要真敢有那個意思,我,我就……娜娜!」南刑天正想狠狠罵終於回神的徒弟一
頓時,眼角餘光卻發現,楊娜娜緩緩醒來,半睜著眼。「娜娜,妳沒事吧?」

  楊娜娜剛剛醒來,感覺還有點暈眩,就聽到剛剛的那陣騷動。還來不及反應過來,映入眼簾的,是南刑天擔憂著撲過來床邊的臉。「爸……」

  杜子楓和琵亞諾互看一眼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杜子楓輕輕拍了拍衛青陽的肩膀,後者卻回了他一個複雜的苦笑。

  「我……怎麼了?」楊娜娜看著南刑天問道。

  南刑天硬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。「妳暈倒了,路人送妳來醫院的。醫生說,妳這陣子過度勞累,體力不支暈倒了。妳呀,這幾天都幹什麼去了?」

  「我在……找房子。」楊娜娜心虛的瞄了衛青陽一眼。正倚著杜子楓的他,眼中閃著
複雜的情緒,融合著憂傷和憤怒,讓不告而別的她覺得有點害怕。

  「住得好好的,妳找什麼房子!」南刑天急得跳腳。「就算討厭我,跟我住得不舒服,妳就直說,讓青陽陪妳去找房子,幫妳搬家,也好過妳把自己搞成這樣。」

  「不是的,爸。」楊娜娜握住南刑天的手,她一點都不想再讓爸爸為自己難過。「跟你住在一起很快樂。我只是,不想造成青陽的困擾而已……」

  「妳造成我什麼困擾?」衛青陽冷冷的開口,平緩語調中卻帶著明顯的怒氣。

  杜子楓趕緊拉了拉自己的兄弟。「青陽,別這樣。」

  衛青陽挺直了身子,環顧眾人。「子楓,別擔心,我沒有在意氣用事。各位,能給我和娜娜一點空間嗎?我跟她之間,很明顯有些誤會。」

  眾人互相看了看,見到衛青陽堅持的模樣,還是同意了他的要求,一個個走離病床,並拉起病床旁的吊簾。南刑天不免擔心的叮嚀:「青陽啊,不准再像那天那樣了,知道嗎?」

  吊簾圍出了個小小的白色空間。

  衛青陽向前把楊娜娜的床升高,讓她舒服的坐起來。但他一聲不吭的舉動,卻讓楊娜娜侷促的縮了起來。「青陽,你在生氣嗎?」

  「是。」沒有絲毫猶豫,衛青陽站在床邊,眨都不眨得盯著楊娜娜。

  「你不要生氣啦!我要搬走了,我已經找到房子了,你不會再看到我了……」楊娜娜
越說越小聲,因為衛青陽越靠越近,到後來幾乎是直接把她壓在床上。

  「誰准妳找房子的?」衛青陽很努力的壓抑住自己的怒氣,因為他必須完整的解開這個誤會。

  「啊?」楊娜娜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。

  「誰准妳搬走的?」衛青陽的語調越來越輕,輕得像是在耳邊呢喃。

  「呃,我,因為你討厭我,所以我不想讓你不開心……」

  「我討厭妳?」衛青陽綻開一朵大大的笑容,把楊娜娜都給看傻了。她知道她的小太陽長得很好看,卻沒想到他笑起來能夠這麼好看。「妳那天晚上跟我說妳喜歡我,是不是有問我,我呢?」

  「嗯,對啊……」楊娜娜還處於被美色迷惑的狀態之中,完全沒仔細思考衛青陽說的
話。

  不等楊娜娜反應過來,衛青陽俯身猛烈地吻上她的唇,像是在發洩這些日子以來所有的擔憂和憤怒一般,他吻得深刻,吻得濃烈,吻得她頭暈目眩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他才放開她,滿意的看著那張精緻卻蒼白的臉蛋浮上一抹嫣紅。「這就是我的回答。」

  楊娜娜幾乎沒有辦法思考,也沒辦法發出聲音,只能傻楞楞的看著衛青陽。

  「不准妳搬家。」衛青陽用溫和的語調,說出強硬的話。

  「好……」

  「不准不告而別。」

  「好……」

  「以後對叔好一點。」

  「好……」

  什麼都好?衛青陽輕笑。

  「以後接吻要記得閉上眼睛。」

  「好……」

  她這次記得閉上眼睛了。

***

後記:

  床簾其實遮不了什麼東西的,特別是聲音和剪影。所以外面的人們,幾乎等於什麼都看到和聽到了。

  南刑天面無表情的轉向杜光柱:「好奇怪,我為什麼會有一種想掐死衛青陽的衝動?」

  杜光柱思考了一下,歪著頭說:「我也不知道。不過上次,子涵高跟鞋的鞋跟斷了,我看到阿超抱著她走進樂園時,突然想起了消波塊的製作方法。」

***

給會蕊文的香米發彩蛋:

  楊娜娜的行李相當少,衛青陽一人就輕鬆扛完了,杜子楓客串司機,琵亞諾是暖暖包,一行人又再度回到了咖啡廳。

  杜子楓和琵亞諾倚著露台討論著公事,衛青陽幫著把楊娜娜的東西都歸位,楊娜娜坐在床上,仍有點恍惚。

  「都好了。」衛青陽拍了拍手,對楊娜娜溫文的說:「妳先好好休息吧!」

  看著衛青陽走出去,輕輕關上門,楊娜娜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。

  嚇死人了……楊娜娜輕輕摸著自己的嘴唇,似乎還留著衛青陽的溫度。她噙起一絲微笑,隨手抄起衛青陽買給她的紫色小熊,在床上打起滾來,把臉埋在小熊裡,發出無聲的尖叫。

  好害羞、好害羞、好!害!羞!喔!

  「對了娜娜……」衛青陽像是想起什麼的敲門進來,正好看到床上打滾的小妮子,裙
擺撩到大腿的一半。

  楊娜娜驚慌的拉下裙擺坐正。

  但衛青陽已經看到了,而他再怎麼冷靜,還是個正常的男人。

  「呃,叔說,他幫妳滴了雞精,休息好了記得喝。」衛青陽垂下眼,黑色的眼珠中帶著異樣的妖魅。

  「好、好的。」楊娜娜忙不迭的點頭,看著衛青陽轉身要走出去。

  在即將關上門時,衛青陽頓了一下,轉身對楊娜娜微笑:「晚上睡覺,記得鎖門。」

***

同場加映:

  衛青陽的話被正好談完公事的杜琵倆聽得一清二楚。

  看著衛青陽輕盈的走下樓,琵亞諾困惑的問:「青陽剛剛那句話,是什麼意思?」

  杜子楓瞇起眼,雙手扶上琵亞諾的腰,俯身在琵亞諾耳邊吹氣輕聲道:「沒關門……
也會出事哦。」

——tree23kg 首發於PTT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angel hsu
  • 這才是外表冷情內心火熱的衛青陽。尤其喜歡彩蛋裡的衛青陽,好想他倆出事喔!(ㄎㄎㄎ……
  • 哎呀呀……不要要求mv組做av組的事咩…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2/29 20:47 回覆

  • Burtira
  • 青陽才是冰山下的火種啊!喜歡他軍師睿智的風格卻又溫柔善良的感覺啊!
  • 高八度的刀千~~~XD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04/27 23:54 回覆

  • Hee Winnie
  • 剛剛好在單曲循環著 我愛你不會改變
    前半段就狂飆淚了/. \