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輕人看向我們,終於找到焦距,瞪大眼,眼球像是要爆出來一樣,鼻孔撐大,嘴唇咧開露出牙齒,就像鬥牛場上的鬥牛一樣。「你們怎麼進來的!」

 

「走進來的。」袁方兵故意一臉正經的回答他。

 

如果不是在這種詭異的情況下,我真的會笑出來。

 

年輕人更被激怒。「你們來做什麼?」

 

「蒐證、報警,阻止你。」

 

老大,你好像在念什麼「XX有三寶」喔……

 

「為什麼你們都要阻止我!為什麼你們都不聽我的話!」年輕人發狂了,就要朝我們衝過來,祭品貓現在已經旋轉得更加快速,每隻貓都發出了「嘶嘶」的威嚇聲,聽起來詭異至極。「惡魔!你不可以違反你的誓言!你必須拿走我的靈魂,完成我的願望!」

 

「呀呀,我不是惡魔喔。」黑貓瞇起了眼,嘴角的笑意更明顯了。「我拒絕完成你的願望,但關於拿走你的靈魂這件事……我很樂意喔!」

 

祭品貓的旋轉在一瞬間停住。

 

年輕人猛地瞪大眼睛,開始不自然的扭曲,全身劇烈顫抖、晃動,到最後呈現一種不自然的殘影。

 

我已經看不到明顯可辨識的人體線條,眼前只是一坨劇烈晃動的殘影,這表示年輕人的晃動已經超越人類眼睛所能識別的範圍—也已經超過人體自身能夠做出的動作範圍。

 

「啊啊啊——」年輕人發出痛苦尖銳的聲音。與其說是吼叫,不如說是尖叫比較恰當。

 

在這種晃動下,大腦應該會被完全甩成液體,內臟也幾乎無法承受這種震動。

 

會死人的。

 

祭品貓向下飄移到原本年輕人的腰間高度,突然一收完全貼在年輕人身上,而他在這一瞬間也停止了不尋常的晃動,雙眼無神,嘴角流沫。

 

「出來了喔。」黑貓還是那個軟軟的聲音,眼睛卻是看著我們。

 

我不知道黑貓是不是在跟我們說話,袁方兵突然移動到我身後,雙手用力壓住我的肩膀。「拿好微笑花,不要放手。」

 

「放手你就會沒命喔。」黑貓對著我笑嘻嘻的說,這次我很確定牠是在跟我說話。

 

微笑花是我的護身符?

 

我本來想低頭看看這朵小花有什麼天大本事,除了吃我還可以保護我,眼光卻不自主的被年輕人身上發生的異象給吸引。

 

他直起上半身跪著,祭品貓現在已經移到他的頭上,繞成一個小小的圈圈。從他的頭頂裊裊升起像是黑色煙霧一般的東西,好像頭燒起來了一樣。定睛一看,那團煙霧狀的東西越來越多,形狀也越來越明顯。

 

人形,跟年輕人一模一樣的人形。

 

煙霧開始凝聚成更加清楚的人形,而年輕人咚的面朝下倒了下去,再也沒有動作,不知是死是活。

 

我凝視著那團人形煙霧,感覺越來越噁心,就像當初在雜貨店,看到巨大微笑花朝我張開口時,感覺到的惡臭反胃不適一樣,只不過,這次我更隱隱約約感覺不妙,像是生命正在遭受威脅的那種。

 

不妙。

 

黑貓走到我前面,屁股朝著我坐了下來,用身體頂著我手上的盆栽。我被袁方兵從後方兼上方壓制住無法動彈,黑貓又堵死我前面的緩衝區,我完全動彈不得。

 

那團黑色煙霧已然成形,沒有五官,只有眼睛的地方有兩個像是凹痕一樣的空洞。

 

一個很像是年輕人卻帶著空洞回聲的聲音從煙霧方向發出來:「不准拒絕我……都要聽我的……」

 

我想吐。

 

可是沒吃半點東西,我吐不出來,只能乾嘔。謝謝啊惡鬼老大,幸好我剛剛沒吃東西,不然現在一定不由自主的吐得唏哩嘩啦。「嘔……」

 

那團人形煙霧似乎注意到我乾嘔的聲音,我感覺他鎖定了我。「……力量……」

 

一種巨大的噁心感排山倒海的向我襲來。

 

「只是純粹不尊重生命的惡意啊。」袁方兵的聲音從上方傳來,聽起來悶悶的,有點意興闌珊的感覺。

 

祭品貓又飄移到人形煙霧胸前的高度,開始旋轉收緊並且下降,那團人形煙霧像是受到箝制,不斷掙扎卻徒勞無功的隨著祭品貓圈圈被往下拖。我隱約看見原本血陣的地方出現的暗紅色空洞裡,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動,竄過來竄過去。

 

「呀呀,人家不要黑色的靈魂啦。」黑貓發出像是撒嬌的軟軟聲音。

 

祭品貓圈圈停了下來,朝反方向旋轉散開,朝血陣周圍的盆子移動。

 

人形煙霧不再被箝制住,逐漸往我這個方向移動。「力量……有了力量,誰都不能拒絕我……」

 

它暴地突起,擴張成巨大的黑影,鋪天蓋地的向我襲來。

 

我手中的盆栽突然劇烈震動了起來,差點讓我嚇得放開手,幸好前面有小黑貓頂著,才沒讓盆栽掉下去。我低頭一看,小微笑花張大了嘴,做了今天早上帝王微笑花做的事。

 

微笑花牌吸人器。

 

只不過這次的目標不是我,是我眼前這個張成一張網子的黑影。

 

微笑花吸的不是煙霧,而是煙霧上黑色的部分,黑色的煙霧從尾端開始脫色,剩下白色的煙霧留在原地,並漸漸縮小融合,等到整片黑色煙霧都脫色完畢,剩下的白霧又凝聚成人形,這次更清楚卻也更透明,像果凍一樣,飄在空中的年輕人。

 

「乖乖花,吃飽飽喔。」黑貓離開我的腳前,轉頭看了我手上的微笑花一下。

 

不曉得為什麼,我不需要袁方兵的解釋就懂了。微笑花剛剛吃掉的,是在那靈魂上的惡意部分,吃完了剩下的白色煙霧,就是純淨的靈魂。

 

所以微笑花喜歡吃惡意。

 

我很好吃=我是壞人嗎?

 

我委靡的垂下了肩。

 

 

微笑花吸入那一團黑色的惡意,好像很滿足的左搖右晃,我甚至懷疑是不是有聽到它打了個飽嗝。

袁方兵放開手,從我手上接走了微笑花盆栽,笑瞇瞇的看著它。「吃飽飽,要趕快長大喔!」

 

黑貓走到白色煙霧的旁邊,那團白色人形的臉上面無表情,一臉呆滯。牠抬頭看了看那團人形,然後緩步走到血陣中央,那團白色人形煙霧也跟著移動,來到血陣中央的上方。

 

我聽見血陣中間那個洞傳來了吃吃笑聲。

 

「應報,天則。」黑貓走出血陣,看著那團人形煙霧。人形煙霧還是待在原地,卻好像受到什麼東西吸引一樣,開始緩慢旋轉。「天則五十一條,為無意義己私殘殺生命,處靈魂崩裂之刑。罪犯陳某,確認,通道開啟,確認,應報者離牙,確認。」

 

黑貓說完一串我聽不大懂的話後,血陣中傳來再清楚不過的轟轟聲,那嗤嗤笑著的、哀傷哭著的、淒裂尖叫著的聲音,更加明顯。人形煙霧旋轉越來越快,越來越快……

 

「處刑,確……」

 

黑貓突然瞪大眼睛。「什麼人?!」

 

袁方兵好像也看到什麼,把手上的盆栽丟給我,快步跑到黑貓的正對面。「護陣!」他右腳向下一蹬,腳下的藍色光芒迅速擴散,在血陣的外面自動繞上兩圈細細的藍色光圈,中間跟血陣一樣也寫著我看不懂的文字。

 

我什麼人都沒有看到。但那團人形煙霧從穩定的旋轉中開始扭曲,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極為痛苦,煙霧底端的尖點不再直指著血陣中央,而以不慢的速度朝我的對面開始扭曲,拉著整團煙霧向逆向傾斜,煙霧越來越少,像是我的正對面有什麼東西(或什麼人)用不明的方式吸走了煙霧一樣。

 

「好大的膽子,敢跟應報者搶魂喔。」黑貓的聲音還是懶懶的,牠轉向煙霧被吸走的那個方向,我看不見牠的表情。

 

「哼。」昏暗中傳來一個不屬於現場任何人,也不是那隻黑貓的聲音。

 

那團人形煙霧瞬間消失。

 

「應報!」袁方兵驚叫一聲,似乎要衝向煙霧消失的那一頭。

 

「甭忙了。」黑貓蹲坐下來,用後腳抓了抓頭。「陣法本來就不完全,本來就不能保證送不送得回去。那人想搶就讓他搶喔。」

 

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好像是本來要給黑貓的靈魂被什麼人搶走了?

 

袁方兵盯著黑貓,好像想說些什麼,又硬吞下去沒有說出口。他很不甘心的嘖了一聲,跺了下腳,血陣旁的藍色光圈立刻消失。

 

血陣中不見的地板很詭異的開始由外而內「再生」回來,逐漸蓋住下面的那個大洞,然而卻在進展到中央的凹陷處時,竟出現本來不在那裡的,一具白骨。

 

小小的,看起來像是小動物的骸骨。

 

那個年輕人就面朝下的,生死未卜的趴在白骨旁邊。

 

 

我懂了,這就是第九隻貓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