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你剛哭得唏哩嘩啦都被微笑花吸收啦,剛剛好。』袁方兵瞇著眼邪笑著看著我手上的那株微笑花。『很好很好,一下子吸收了這麼營養的肥料,這株看來也有長成帝王級的潛力。』

 

我的眼淚是肥料,身體是劇毒?更不懂了。

 

對面的年輕人已經停下大吼大叫,傻傻的從血陣外看著血陣的正中央,軟軟的癱坐在地上。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,包含了喜悅、恐懼、期盼,扭曲了他的顏面。

 

看起來,已經不像是人了。

 

「惡魔大人,我已經準備好了,請您快現身哪!」他的嘴唇顫抖的蠕動著,吐出的話語翻來覆去就是那幾句。

 

就像是咒語一樣。

 

『執念。若是這傢伙真有天賦的話,搞不好真會被他召出惡魔來。』袁方兵不屑的打著哈欠。

 

『真的曾經有人召喚出惡魔嗎?』我顫抖,不只是因為周圍冷得異常,惡魔聽起來就很可怕,讓人不禁絕望了起來。

 

『有,不過下場都很淒慘就是。』袁方兵將目光移回血陣的正中間。『這傢伙該慶幸他沒有天賦,至少他還可以保住一條小命,只是那也稱不上活著就是了。唔,為什麼通道都開了還不來……』

 

不是惡魔,那是什麼東西被召喚?

 

我胸前突然癢癢的。

 

一顆黑色的毛茸茸貓頭從我胸前鑽出來。

 

是剛才路上跟著我的小黑貓。原來牠就乖乖的被我放在外套內袋裡,一路帶進來這屋子,不叫也不鬧的,差點忘記牠的存在。

 

小黑貓伸出貓爪從我的外套內袋裡爬了出來(不小心卡住了一下下,不過在我的幫忙下脫身,總算是沒扯破我的絲絨口袋)。『小黑貓,很危險,你不要出來……』

 

黑貓轉頭看著我,在昏暗的環境下,瞳孔愈顯圓大,眼睛看起來圓滾滾水汪汪,超可愛……如果撇開現在我好像眼花看到的邪笑不談。

 

我知道狗會笑,駱駝也會笑,可我沒看過貓這麼明顯又張狂的笑容。

 

『咦?』

 

黑貓對我眨了眨眼,嘴型還是那個歪歪的上揚弧度。牠掙脫我的手,踩著我的大腿、手上的盆栽邊緣和不知道什麼時候袁方兵伸出來的手掌,三次輕盈的跳躍,在空中形成一個完美的拋物線,優雅的降落在血陣正中間那個血池。

 

『不可以……』我想起身抓住黑貓,還沒來得及使上力就又被袁方兵壓頭,他接著在我頭上劈哩啪啦亂敲了幾個響頭,都快把我敲成活人釋迦。

 

『講不聽、講不聽!』袁方兵眼睛像是要冒出火來,但嘴角的笑容讓我不禁懷疑他其實打我打得很高興。『下次我要先用強力膠把你的屁股黏在地板上。』

 

惡鬼!你是惡鬼!貨真價實的惡鬼!

 

我癟著嘴,眼眶含淚的看著站在血陣中央,緩慢東張西望的小黑貓。

 

年輕人已經停下了歇斯底里的咒語,傻傻的看著黑貓。對我來說,黑貓只是從我的懷裡跳出來而已,一點都不稀奇;對他來說,黑貓是從他看不到的丈風範圍內跳出去,注意到黑貓出現時,就像黑貓突然出現在這個空間裡—從血陣中出現的一樣。

 

他露出敬畏的神情跪了下來,顫畏畏的口氣:「惡魔大人……」

 

不,牠只是一隻天不怕地不怕還愛跟路的普通貓咪而已。

 

然而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,情況不對勁了。

 

血池中的血開始呈現順時針的流動,逆著一開始流進來的方向,逐漸從最內圈流向外圈、再外圈、更外圈,接著非常違反物理原理的,像是被吸回盆中貓的身體裡,一滴一滴向貓脖子上的細管鑽入。

 

黑貓在血陣上悠閒自在走動,就像在空氣中飄浮一般,最後坐在血池中間(現在裡面已經快要沒有血了),看著年輕人的方向。

 

年輕人既興奮又畏懼。「惡魔大人,召喚您出來的人就是我,我願意用我的靈魂與您交換一個願望!」

 

黑貓輕輕瞇著眼,眼睛變成兩道狹長的細線,眼裡藍色的光芒逐漸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如紅寶石般閃耀的血紅色。

 

年輕人注意到這種轉變,似乎讓他更相信,黑貓就是他所召喚出來的惡魔。

 

而我也幾乎開始懷疑了。雖然黑貓一路上表現得真的很像普通的貓,惡鬼上司也說年輕人沒辦法召喚出惡魔。可這隻貓現在引發和表現的異相,在在不都表示,牠就是惡魔?

 

「請讓小麗愛上我吧!我要她臣服在我腳下,成為我的愛奴,隨我怎麼蹂躪凌虐她都行!」年輕人的臉孔扭曲得更加猙獰恐怖。「這世界上沒有可以拒絕我的女人!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我得不到的!我要她為拒絕我而後悔終身!」

 

我一股怒氣湧上來。這傢伙這是什麼想法,為什麼只是被拒絕而已,就要殘害八條無辜的小生命來召喚惡魔,這傢伙……

 

『肉身成魔。』袁方兵用鼻子哼氣。『哼,很蠢吧,他根本就不用召喚什麼惡魔,因為他自己就是惡魔。』

 

『沒有辦法可以制他嗎?』我好生氣,緊咬著牙,讓我覺得牙根酸痛起來。

 

『等著看。應報者會給他一個公道的,哼哼。』

 

黑貓盯著他,忽然發出了一聲冷笑。「呵呵。」

 

像是小女孩的聲音,尖銳纖細,帶著一點乳音。

 

「請拿走我的靈魂,實現我的願望吧!惡魔大人!」年輕人衝進血陣內,雙目發出精光般的趴在地上看著黑貓。

 

「惡魔?搞了這麼大陣仗,怎麼好像不是要找我呀?」黑貓提起右前腳,搭在年輕人的額頭上,那聲音聽起來帶著戲謔。「你用九條弱小性命,換一個願望,好像很值得……」

 

年輕人渴望的看著黑貓。

 

我感到有些奇怪,盆子裡明明就只有八隻貓而已,為什麼黑貓會說有九條性命?

 

血陣內的血幾乎已經順著管子回到盆中貓的身體裡,剩下了最後八滴,在這一瞬間同時鑽進細管裡。

 

八隻盆中貓突然像是殭屍般,僵硬的從側身、被綑綁的詭異姿勢翻正,站立在盆子中央,而後漂浮起來,圍繞著黑貓和年輕人。被細線縫住的嘴巴,像是要開闔一樣,蠕動了起來,那八雙眼睛煞是無神,卻緊盯著年輕人不放。

 

「你,想要我幫你實現願望嗎?」黑貓微偏著頭,嘴角含笑,軟軟的聲音聽起來很舒服。

 

年輕人用力的猛點了下頭,眼睛瞪得像是要暴凸出來。

 

「這樣啊……」黑貓的頭歪向了另外一邊。「可是,我、不、要。」

 

那年輕人愣住了。

 

我驚訝的瞪大眼睛,轉頭看著袁方兵。

 

『看什麼看,我都說來的不是惡魔了,你還相信會有等價交換啊?』袁方兵青了我一眼,臉上掛著看好戲的幸災樂禍表情。

 

來的不是惡魔,是一隻黑貓;沒有等價交換,那會有什麼……?

 

年輕人的表情從一開始的興奮雀躍,轉為驚愕,再轉為氣憤。臉上的肌肉不對稱的扭曲顫抖著,臉色由白轉紅,發出尖銳而刺耳的聲音:「你竟敢拒絕我!」

 

「我拒絕你又怎樣?」黑貓的聲調懶懶的,感覺不出什麼情緒。

 

是說要一隻黑貓講話,還要講話的口氣有情緒,也真難為牠了。

 

「這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拒絕我!」那年輕人幾乎化身為猛獸,伏在地上一躍而起,想要抓住黑貓,卻被黑貓輕鬆避過。

 

浮在空中的祭品貓包圍住年輕人,擋住他的動作,開始繞著年輕人旋轉,逐漸縮小圓圈,僵硬而怪異的姿勢讓人感覺非常不舒服。

 

黑貓輕盈跳出血陣,年輕人被祭品貓圓圈困在血陣中央。血陣裡現在一滴血也沒有,原本讓血流動的溝槽由外向內逐漸消失,只剩下正中間的血凹槽還在,支撐著年輕人。

 

看起來像是懸在半空中一樣。

 

「呀呀,我可不是人喔。」黑貓輕輕的搖晃著尾巴。

 

「我管你是什麼東西,是我召喚你出來的,你就要實現我的願望,不准拒絕我!」年輕人陷入瘋狂,眼白的地方充斥著血絲,嗤牙咧嘴,口沫四溢。

 

就像電影漫畫裡的異形一樣……

 

「呀呀,不是你召喚我出來的喔。」黑貓的尾巴輕輕拍打著地面,微微向右偏過頭看向我們的方向。「他們帶我來的喔。」

 

原本包圍著我們的毛玻璃在貓尾巴某一次拍打地面的瞬間,就好像包圍在我們旁邊的泡泡,啵的一下破掉了。

 

袁方兵的表情在那瞬間變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復那種看好戲的表情。他移開放在我肩上的手,雙手抱胸,幸災樂禍的等級更上一層。

 

那隻黑貓在瞬間好像也笑了一下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