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欸方兵,你家目標好像崩潰了。」徐木愷悠悠然的也坐到床上。「不跟他解釋一下嗎?」

 

「解釋……」袁方兵好像突然想起什麼,飛快的看了一下錶。「糟糕,快來不及了。以後有空再解釋好了。湯本葉!」

 

湯本葉?湯本葉是誰……呵呵呵……

 

喔好痛!原來這一切不是在作夢!我被揪著耳朵,阿阿阿慘叫著。惡鬼!袁方兵你根本就不是人,你是鬼!搞不好鬼都還比你和善!

 

「湯本葉,沒聽到我在叫你嗎?」

 

「是,BOSS......」好痛喔,你可不可以放開我的耳朵?再被你這樣扯下去,我很快就真的聽不到你叫我了。

 

惡鬼老大的臉跟我貼得好近好近,露出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奸笑:「既然你都毀了我的寶貝,就請你好好善盡你的責任吧,大‧毒‧物!走吧。」

 

嗚嗚嗚……

 

我跟著我家惡鬼上司一起翹班,蹲在某間學生宿舍旁的草叢裡。

 

我叫湯本葉,是一間普通的傳統產業公司會計課的小會計。很抱歉現在才開始介紹我自己……其實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要介紹我自己,大概是蹲在這裡快兩個小時了,除了讓蚊子享用免費的大餐外,根本沒其他事可幹,太無聊了。

 

在兩個小時前,惡鬼上司嚷嚷著「快來不及了」,一把提起我就飛奔到這個地方,把我塞進樹叢中,丟給我一句「不要出聲不准走」後,一直盯著學生宿舍的某間窗戶,什麼話也不說的待到現在。

 

我說,那個,老大……今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太過離奇,你好歹也解釋其中一點讓我了解,不然解解悶也好嘛!為什麼要把那朵鬼花種在那種地方?為什麼我是你的目標要讓你嚇?為什麼這個世界有微笑花這種東西?為什麼微笑花想吃我?為什麼我是大毒物?

 

問題太高深了嗎?不然你只要向我解釋,為什麼那條狗明明是白色的卻取名叫做黑充好了。

 

胡思亂想。

 

「喂。」

 

我稍微回過神來,剛在想什麼已經忘記了,呆。「啥?」

 

「走了。」我這才發現,惡鬼上司早已收起嘻皮笑臉的德性,一臉嚴肅。「那傢伙行動了。」

 

袁方兵從樹叢中站了起來,伸展了一下筋骨。我也跟著站起來,雙腳卻因為蹲得太久,有點麻,軟腳了。「呃,BOSS,可能要麻煩您等我一下……」痠麻的感覺好討厭哪。

 

「腿軟了?真沒用。」花無百日紅,人無千日好,我家的惡鬼老大只正經兩個小時,又開始吊兒郎當了。

 

「我今天遭受太多刺激了……」現在還不知道會不會被開除,可能是等下還有的刺激。「BOSS……」

 

袁方兵站著由上向下睨著我好一陣子,像是在思考些什麼。幾秒後又蹲了下來,坐在我旁邊。「今天,辛苦你了。」

 

我一瞬間幾乎感覺眼淚要奪眶而出。

 

不過惡鬼的下一句話立刻讓我一點想哭的感覺都沒有。

 

「但是待會,你要更辛苦就是了。嘿嘿。」

 

那個嘿嘿是怎麼一回事……

 

「先跟你說,待會不管看到什麼事情,你都不准插手,知道嗎?」袁方兵從上衣口袋拿出一包菸,抽出一根,在手上轉阿轉的。抽菸是不良習慣,小朋友不可以學,而且惡鬼老大也是不抽菸的,他只是習慣在算計(別人)的時候,都會拿根菸在手上轉。

 

有時候我會想,大概就是他的腦袋(CPU)運轉太快的時候會過熱,所以需要菸(風扇)來排解一下。雖說若真是如此,那根菸應該會先被點著,但我連冒煙都從來沒看過。

 

「不准插手、不准出聲,還有……」他拿菸指著我。「……不准離開我。」

 

我是不是該害羞一下?惡鬼好像做出很糟糕的宣言了。

 

「你到底有沒有把我剛說的話聽進去?」袁方兵用菸戳了我的額頭一下。「還是剛撞到頭,真把本來就不怎麼好的腦袋撞壞了?」

 

「有,我有聽到……」頭又開始隱隱作痛,我覺得有越腫越大的趨勢。「BOSS,可以問一下,公司那邊……」

 

「那邊你就用不著擔心了,我已經幫你批准公假了。」喔喔太好了,那我就不算曠職,不會因為這個被開除了耶!「今天因為特殊狀況出差。要不是今天這檔事非要有你在,才有可能成功,我才不想帶著你這礙手礙腳的傢伙。」袁方兵白了我一眼。「什麼都不懂。」

 

我一股無名氣衝上來。「我也很想懂,可是你都不說!」

 

「……」惡鬼失神的看著我,好一會兒才開口:「其實,什麼都不知道,對你或許才是最好的。」

 

媽的,你耍我啊?

 

不知不覺我握緊了拳頭。

 

袁方兵轉向看著別處。「但是都拖下水了,為了你的安全,以下這些話你聽好:第一,你有毒,不代表任何東西想吃掉你都會像微笑花那樣把你吐出來,被尖牙利齒咬到,你還是會死;第二,從此以後,你要多加謹慎,除了我、徐木愷,其他人你最好都不要太相信。」他轉頭回來看著我,臉上的神情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嚴肅,甚至其中還帶有一些哀戚。「你早就被盯上,已經不能回去當普通人了。」

 

……「我越來越聽不懂了。」

 

「慢慢你就懂了。」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。「站得起來了嗎?軟腳蝦。走吧,來去抓現行犯囉。」

 

我搖搖晃晃的站起來。腳是仍有點痠麻,卻不像剛剛那麼嚴重到站直不起來了,血液恢復流動讓我的腳重新有了知覺,就像現在有個毛茸茸的東西正蹭著我沒有任何衣物覆蓋的腳踝......

 

毛茸茸的?

 

我向下一看,是隻貓。

 

黑色的毛即使在樹叢的陰影裡還是閃閃發亮,精緻的小尖臉上有著兩顆藍色閃亮的圓圓大眼睛,發現我在看牠時抬頭看了我一下,接著又瞇起眼在我的腳踝蹭來蹭去。

 

「野貓?」我又蹲了下來,摸摸牠的頭。我喜歡狗,也喜歡貓,或者該說我喜歡各式生物。喔,我唯一討厭的大概就是會飛的昆蟲,討厭的原因僅止於牠們常常飛來撞我而已。

 

「咪。」黑貓又蹭了一下,輕鬆的跳上我的大腿,鑽進我懷裡。

 

「唉呀。」好可愛喔,可是我現在「好像」有要事在身耶,不能帶著你喔小貓咪。

 

「帶著吧。」袁方兵挑著眉過來逗弄黑貓,搔著牠的下巴。「貓不會隨意跟著人的,但也不會一直跟著,就看牠想跟你到哪裡吧。」

 

「待會的事,帶著牠沒問題嗎?」我疑惑的問。現在看起來是在跟監,下一步好像要逮人(抓現行犯嘛),誰知道過程中會不會有槍戰還是什麼呢?

 

「應該沒問題吧。牠們都還比你聰明呢。」惡鬼老大又是那個輕浮的笑容,巴了我頭一下。「逃跑的時候,牠們都還跑得比你快。你要跟好牠捏。」

 

是是。

 

袁方兵又看了一下表。「他們約的時間快到了,走吧。」

 

夕陽,河邊,道路轉角,露天的咖啡店。

 

袁方兵和我隨便找了張桌子,拉過椅子坐下,沒點餐。黑貓在我的外套裡,露出貓頭和前肢,好奇的撥弄桌上的糖罐。

 

如果能喝杯咖啡該有多好呢!我這樣想著。我今天早上出門前只囫圇吞了片土司,接著就被嚇昏抬到雜貨店裡去,雜貨店徐老闆幫我準備的牛奶被他自己喝了,麵包被微笑花吸走了,現在我被惡鬼上司拖著跑。算一算,我少吃了早餐,錯過了午餐,接下來很可能就沒了晚餐。

 

好像有點餓了。

 

「咕咕。」肚子叫了。

 

惡鬼上司用鄙視的眼神望向我。

 

我連忙把目光移到別的地方去。

 

那是一個穿著普通的藍格子襯衫、牛仔褲,背著背包,身型微胖的年輕人,戴副眼鏡斯斯文文、乾乾淨淨的,從右邊的道路走向咖啡店,一面路上還按著手機。快到咖啡店的時候他接起了手機,因為我們的距離並不遠,我可以稍微聽到他在說的話。

 

「不好意思,因為實習拖了點時間,那個,對,我到了……阿,嗨!」

 

他掛掉電話,快步跑向我們,喔不,是坐在我們後面那一桌的女孩子。

 

我聽到黑貓似乎發出不友善的「嘶」聲,但是很小聲,而且當我看著牠的時候,牠又恢復成那副對糖罐興致勃勃的樣子,把糖罐推出去再拉回來。

 

年輕人跑向那張桌子,並沒有坐下來,跟原本就坐在那的女孩子感覺不像男女朋友約會,反而有點生疏的樣子。「您好您好,讓妳久等了。」

 

「沒關係,我也剛到沒多久。不好意思喔,約在這麼倉促的時間。」

 

「是我比較不好意思,還要讓妳在下班後多跑這一趟。」年輕人擦了下額頭的汗,靦腆的笑著。「那,請問,芒果牠們……」

 

芒果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