計畫中?心底暗暗吃了一驚,我想表面上也有表現出來,因為木盤差點被我打翻。

 

老闆笑了。「別害怕。不管怎樣,我都不會害你。來吧,看看這個。」他向我伸出手。

 

我遲疑了,不曉得接下來又有怎樣的「計畫」,如果就這樣伸出手,會不會又是一次昏迷,說不定這家雜貨店是電影裡的那種黑店,會電昏或迷昏人,再把那人賣到偏遠國家賣人體器官,下次醒來搞不好沒了肝還是沒了腎。

 

「會害你的不是我,是你現在要看的東西。」老闆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偏了下頭。「不過老實說,它其實也不會害你,所以你大可放心。」

 

聽到這種話誰會放心阿!這次我是很大動作的向後躲了。

 

「好吧,我不拉你,你自己起來。來窗邊這邊看。」老闆站起身,胸口以上又被黑暗吞噬,我看不清楚他是什麼表情。「但是記住,我沒有任何力量,不能保護你。你千萬不可以出這個房間,包括這扇窗。」

 

他往後退,離開了窗戶範圍。

 

到底,是怎麼回事?又遲疑了一下,我才把木盤小心翼翼的放在旁邊的地板上,貼著牆壁緩步走到窗邊。我的視線一直沒有離開老闆。

 

我好怕他突然衝過來,把我從窗戶推下去。

 

「不用防備我。」我聽到他的聲音中再次帶著那種不耐煩。「嘖,戒心超重的。」

 

在什麼情況都不清楚的情況下,任何人戒心都會很重吧!

 

「你看看外面的東西,我先向你講解『計畫』是什麼,免得你一直對我有敵意,我最討厭被當成壞人了。」

 

我背緊貼著牆壁,手抓緊窗邊的木條,慢慢的將視線從老闆身上,移到窗外。

 

※解鎖者※ 一、九貓(2)

窗外看來應該就是我剛看見的昏暗街道,從高度來看,我應該是身在雜貨店的二樓。街道看起來還是很昏暗,不過從高處往下看有比較清楚一點。從我的角度往外看去,正好看到雜貨店的房子外牆延伸至後排房子的後壁,所以這條街道其實是死路一條。

 

從剛剛開始,不知道為什麼就開始升起的惡寒,在我靠近窗邊時越來越明顯,像是有什麼大事就要發生了一樣。狗狗從床邊跑到窗戶下方,不再搖尾巴,而是略有警戒的豎起耳朵,端正的面向我坐好。

 

「再稍微往下看一點點。」老闆的聲音變得較為威嚴。「小心點,不要把頭伸出窗戶的範圍之外。我再說一次,我沒有任何可以保護你的力量,發生什麼事你要自己負責。」

 

「……那我可不可以不要看?」

 

老闆抬起腳。「那你就直接滾下去吧。」

 

……好吧,看看應該不會有事。至少我的直覺要我「現在」、「千萬」不可以離開這裡。

 

我往窗外看去。死路街道內有植物,似乎是爬藤植物,長滿了街道的地面,有些枝葉幹沿著牆壁向上生長,讓整個街道下方綠成一片。枝葉叢中散佈著不多的紅色花苞,大部分都小小的,但其中有一朵特別大,差不多快跟窗子一樣大了,面向著街口——也就是我上班會經過的地方。

 

我的惡寒幾乎浮現到最高點。不曉得為什麼,我總覺得那萬綠叢中的點點紅,特別的不好看,特別的……

 

噁心?

 

我的胃湧起小小的異樣感。就在這個時候,明明沒有風,那朵最大的花卻轉過頭來了。

 

沒錯,就是轉過「頭」來。那朵花的花面上,是一張人的臉。

 

我瞪大了眼睛,全身不住的顫抖。

 

花面人臉其實也不是人臉,很像是從花瓣上裂了三道裂縫,分別在兩隻眼睛和嘴巴的位置,沒有鼻子。眼縫裡沒有眼球,卻擠滿著肥嫩如死人般灰白的蛆在那裏扭動翻滾。

 

我很明顯的感覺到反胃。「嗚!」

 

嘴縫張開了,從花面的正中心開始裂開,裂縫幾乎大到可以將花面分成兩半。嘴縫裡沒有牙齒,但有非常多非常多的暗紅色黏液開始流出來。

 

「叱!」嘴縫裡噴出紅色的氣體。

 

我剛剛似乎就是看到這個怪物……不,可是好像又有哪裡不一樣。總之,接下來就不省人事了。我想向後逃,驚愕之際,我的腳卻像是生了根被釘住了。

 

「糟糕,不要吸進那個氣體。」老闆伸出手想要將窗戶拉上,那朵人面怪花以非常快的速度,將頭轉到老闆那邊,又噴出了紅色的氣體。

 

老闆向後一跳,避開了那堆氣體。氣體在進入房間後,彷彿房間內有著強力的空氣清淨機一樣,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

然而在此一同時,那朵人面怪花又轉向了我這邊,再次裂開了大嘴。我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吸力,感覺自己就像是要被漩渦吸下去的小船。那股吸力好強,我被吸的幾乎快要支撐不住,要不是剛剛有先拉住窗邊的木條,我就會直接被吸走。這朵花到底是什麼?吸人器?

 

「碰!」剛被我放在地上的木盤也抵抗不住吸力,飛起大力的撞上窗檻,碎成碎片後就被吸出去,而麵包早在前一秒就已經飛出去了。

 

「該死!感應為什麼這麼強!」老闆從窗戶下滑過來,抓住我的身體。「黑充,轟暈牠。」

 

剛剛一直在窗戶下躲避強吸力的狗狗俐落地向床上一跳,四隻腿張開,擺出接近貼地的警戒姿勢,張開口大吼:「汪吼!」

 

一般狗的叫聲有這麼響亮嗎?超大聲的吼叫聲讓我瞬間耳鳴起來,嗡嗡嗡的讓我的頭更加難受。也不曉得是不是我因此眼花,我彷彿可以看見聲音震出的空氣波。那股空氣波在房間內緩慢的擴散,一出了窗戶便像是機關槍一樣,一道接著一道「轟」在人面怪花上。

 

人面怪花立刻從我的視線中向下掉落,看不見了。

 

我也不敢去看是不是真像老闆說的,被「轟暈」了。

 

我只能肯定,我也快被轟暈了。

 

「喏,這就是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原因。」老闆趁機關上了窗戶。「有人故意在雜貨店隔壁的那條死巷,塞了那玩意,目標就是你。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我感覺到我的聲音中有著顫抖。「還有,你不是說那玩意不會害我?那到底是什麼鬼?」

 

「欸,問問題一個一個來。」老闆把窗戶關好,又拉來椅子坐下,好像很不願意站著。那隻剛剛被叫做黑充的狗狗現在已經完全鬆懈下來,又是那副討人喜歡的樣子,坐在旁邊搖尾巴。「第一個問題,我現在無法回答你。」

 

「什麼叫做你現在無法回答我?」我一股氣衝上腦子。「我剛是不是差點被那玩意害死?我是不是有權利要個交代?」

 

「嘖。」他又發出那種不耐煩的聲音。「我不是說了,問問題一個一個來。現在回答你第二個問題。」

 

我感覺我的臉漲紅了,被氣的。

 

「那玩意的確不會害你,牠只是想吃你而已。」老闆看到我又氣沖沖的想要大罵,對我做出閉嘴的手勢。「一個一個來,不然你就滾出去。我能回答就會回答,不會呼攏你的。」

 

「……」

 

「第三個問題,那玩意不叫那玩意,牠叫微笑花,用你的認知去解釋,大概就是花精的一種。第四個問題,我現在無法回答你,是因為待會會有人回答你,也就是設計你的那個人。第五個問題是……」老闆歪了下頭,臉上浮現困擾的表情。「你一次問了太多問題,我現在搞不清楚你問的第五個問題是什麼……」

 

如果怒髮衝冠是真的,我現在應該已經變成超級賽亞人。「不要管我之前問什麼了。那朵一點微笑都看不見的怪物為什麼想吃我?」

 

「因為你很好吃。」老闆用很認真的表情,很誠懇的聲音說。

 

誰……好吃?

 

「我是唐僧肉嗎我?」一瞬間,我覺得我有點脫力。

 

「這倒不是,你比較毒。」老闆笑著。「你感覺起來很好吃,可是你有毒。」

 

我開始覺得我是不是精神有毛病,還是我眼前的這個人精神有問題。

 

是不是我剛剛有撞到頭,把頭撞壞了?

 

老闆摸了摸黑充的頭,黑充把下巴貼在他的大腿上,瞇起眼睛像在打盹。「別懷疑,微笑花只是因為你感覺起來太好吃了,一時情不自禁把你放到嘴巴裡。但是你有毒,牠只好在沒有準備下一口把你吐出來。微笑花那麼高,你被吐出來的時候正好頭著地,頭才撞傷暈過去了。」

 

我覺得我是在這之前就暈過去了的吧……

 

「微笑花是不吃人也不吃任何生物的,牠沒有牙齒,只吸收露水和天地精氣,平常就是呆呆的笑著隨風搖曳。看到牠會讓人覺得心情很好喔。」

 

我聽你在放屁。「長那鬼樣,誰會心情好。」

 

老闆再度挑起眉毛。「還不是你害的。」

 

關我什麼事?

 

---

 

抱歉,今天更得有點晚了。

過年大家都放假,家庭主婦忙到快昏,又重感冒暈眩中,很抱歉失誤了。

祝大家新年快樂!

創作者介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降B大調
  • 樹大新年快樂!!
    微笑花好酷哦,好想看看(#)
    這個老闆也太欠揍,『因為你很好吃』XDDDD
  • 如果你喜歡這篇要繼續追,老闆很可愛XD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7/01/12 14:06 回覆

  • 一顆小香米
  • 樹大~新年快樂!!!
    好好保重身體喔~
    期待你每一次的給予
  • 謝謝妳的關心!我好多了唷!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7/01/12 14:07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