後來回想,那天夕陽西下,如同往常的一天。

 

  做完一天的農事,她放下水桶,長筒雨鞋上沾滿了泥濘,稍微乾淨一些的手揩了揩汗,在她額際留下一抹泥漬。她是個普通的女孩,不特別美麗也不醜陋,不高不矮不胖不瘦,若是去到城市裡,大概就連擦身而過,都不會有人記得的樣貌。然而上天還是給了她一個珍貴的禮物,她的鼻子,甚至比貓狗都要靈。

 

  坐在田埂邊的稻草堆上,左手摩娑著陪她一天的農具耙子,她望向道路通往城市的那一端。

 

  「……這麼濃的血腥味。」她喃喃自語,而她沒有印象看過屠宰車甚至是貨車經過。畢竟這是鄉下中的鄉下,來到這裡的車輛無外乎農用機具,或是把農作物運出去的車而已。

 

  為什麼會有這麼濃的血腥味?濃得像是城鎮上的人都死光了一樣。

 

  搖搖頭,她晒笑,太異想天開的想法。

 

  後來回想,那或許就是天啟。

 

  道路那端出現了一個黑影,一輛摩托車,載著一個打扮樸素的男人。她望著他以穩定的速度騎到附近,慢了下來,停在道路上,走進田埂。

 

  他不發一語,一屁股坐下,稻草堆受重歪了一邊。

 

  她太累了,不想跟他搭話。

 

  兩個人就這麼並肩坐在稻草堆上,無聲的望著夕陽。

 

  沒有風。

 

  他身上傳來濃濃的血腥味,但他的身上沒有一滴血。

 

  她太累了,好一陣子才轉頭,皺著眉看他。

 

  他也轉過頭來看她。他也是個普通的長相,不特別帥氣也不醜陋,不高不矮不胖不瘦,若是去到城市裡,大概就連擦身而過,都不會有人記得的樣貌。或許也是因為這樣,她竟然覺得他跟她長得有點相像。

 

  不管了,她太累了,她想回家。

 

  她才剛要站起身,他卻開口了。

 

  「如果……」

 

  什麼?她盯著他,發現他的瞳孔顏色很淡,有點像蛇那樣淺的金褐色。

 

  「如果我說,」他把身體轉正朝向她,正襟危坐。「妳現在就必須讓我咬一口,不然妳會死,而且人類還會滅亡。妳信不信?」

 

  後來回想,她那天真不知道是哪來的膽子,居然敢跟一個陌生人開玩笑。

 

  「信,那你咬我吧。」

 

  而且那個陌生人還不是在跟她開玩笑。

 

  語音剛落,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撲上她,咬住她仍滿是汗滴的頸項。她被突然的力量壓倒在稻草堆上,倒下時,她看到一群黑影從道路那端踉蹌奔來。

 

  她腦中只出現一句髒話。

 

++

 

  「你那天說的話,是假的吧?」

 

  「蛤?」

 

  「我會死沒錯,但人類不會滅亡。」她氣惱的騎到他身上,掐住他的脖子。

 

  他楞了一下,呵呵呵的笑了起來,扶住她,摸著她隆起的腹部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於沐水×二三樹 的頭像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

於沐水×二三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九恩
  • 有興趣看下去…
    (希望不會等很久啊啊啊)
  • 哇哇,居然有人在看耶!好開心呀!
    預計一個禮拜至少更新一篇唷:)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10/28 00:00 回覆

  • 洛塵
  • 阿母的新坑欸!!!
    我要追隨XDDDD
  • 來來,這篇應該蠻對妳胃口的。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10/30 23:44 回覆

  • Kiki
  • 想看+1
  • 我正在苦惱是要先更這篇還是先更哲瑞哥……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11/03 22:35 回覆

  • Kiki
  • 這篇還是哲瑞哥……都可以
    有更就好,大大感恩!!
  • 哇哈哈,目前暫定先更哲瑞哥,但這篇也會穿插著更喔!

    於沐水×二三樹 於 2016/11/09 23:43 回覆